8年前,笔记君刚从大学毕业,幸运地加入一家头部法律科技互联网公司,成为其前10号员工,作为产品经理负责了这家公司初期几乎所有的产品设计工作。那一年,是法律科技这条赛道刚刚热闹起来的一年。
而后8年间,见证了这个行业的人声鼎沸,也见证了有人遗憾离席。今年是科幻的一年,人们都说,Winter is coming。头部互联网公司把“寒气传递给了每一个人”。
很多朋友问笔记君一个问题:“凛冬将至,法律科技这些年好像也没什么实质变化,还有未来吗?
作为这个行业的观察者、参与者,今天将结合每个领域当前的产品矩阵、面临的难题、取得的进展,与大家一同探讨。
法律科技从赛道选择来说,分为需求侧、供给侧、争议解决侧。


01

需求侧



需求侧的法律科技产品按照服务对象,分为大型企业、小微企业、C端用户。
一、大型企业
大型企业法务产品一般是围绕公司法务部的职能划分所设计。通常一家公司的法务部分为:
1、专业的法律支持:合同起草与审核、投融资与IPO上市、公司治理(狭义指公司生命周期的程序性事项管理,比如工商变更)、知识产权、劳动用工、反竞争与反垄断、破产重组清算等;

2、案件处理:诉讼、仲裁、劳动争议、刑事追责;

3、出具日常的法律咨询和法律意见书;

4、审核营销内容、对外公关稿件;

5、管理外部律师和常法;

6、研究法律政策与预判业务风险;

7、管理业务合规风险。
法务平台是通过法务职能的履职,提升公司业务的整体协同效率、降低法律风险。通常分为合同管理、诉讼案件管理、知识产权管理、公司管理、营销内容审核、法律智能咨询、新规解读门户、合规事项管理等产品模块。
法务产品分为两个阶段,信息化和数字化。
信息化的核心是互联,强调的是把信息链接起来,把线下搬到线上,彼此互联互通。而数字化则要深入得多,数字化的核心是用数字来驱动业务的变革。
拿合同举个例,信息化是从合同起草、磋商、定稿、签署、归档、履约等合同生命周期可实现线上化管理。数字化是把合同里面的关键要素作为独立个体,在数字世界里拥有唯一身份标识,随着数据的流动累计更加翔实的数据画像。自动化驱动项目的生成、交付、计收费、结算、坏账处置。自动化地监控各项风险指标,智能化跟踪处置。
结合数字孪生,让真实与虚拟世界的所有要素自由流动,自动执行,实现效率的最优。
如此一来,人的作用是什么呢?制定规则和异常校准。数字化的终态就是全面自动化执行,将人工介入降到最低。
而当前除了少数企业已经完成法务信息化的改造,逐步迈向数字化。中国绝大多数企业仍然处于信息化新基建的阶段。
笔记君认为,从信息化迈向数字化的技术难点在于结构化。行业属性决定了法律人产出物是非结构化的文本,我们称为“法律文书”,法律人的语言是“法言法语”,而刻在法律人DNA里的工作模式就是WORD。
因此,必须建立正向的解题思路,也就是从商业模式设计开始就建立结构化的基础。逆向的解题思路是指从法律文本中反向结构化出要素、条款,这在法律行业成本极高。因为法言法语与自然语言之间有一层转化,而自然语言与系统能够识别的结构化语言之间又有一层转化,这两道转化甚至衍生了“法律知识专家”这一小众职业的诞生,也可见其机器自动化拆解识别的难度。
【当前进步点】
1、合同SaaS产品涌现,逐步成为企业管理基础设施:相比于传统软件OA时代,今天合同管理标准Saas产品不断涌现,企业使用合同管理软件的成本不断降低,合同管理正成为企业基本配套服务,让企业管理更加合法合规,信息化程度不断提升。据笔记君观察,各互联网大厂均已自建或外采法务平台产品。
2、法律服务标准化、法律文本标准化程度提升,为数字化提供沃土:法务管理一直存在的痛点是,过度依靠专家经验。法律服务难以标准化,容易因专家经验水位不一致而造成法律风险、操作风险。当前各大企业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因此都在推行标准合同模板、诉讼文书模板等。
3、前沿技术与法律行业的天然融合场景,助力效能提升: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融入法律科技行业,替代部分法务低价值、重复型的劳动,比如通过人工智能识别合同审查中的形式审查(条款重复、序号有误、错别字等),再利用区块链进行合同签约、版权存证。而那些依靠专家经验、复杂逻辑判断的法律风险,仍然存在法务的脑海中。

二、中小企业
中国中小企业4000万家,看似一个蓝海市场,当前却未出现垄断级的法律科技产品。
法律科技在中小企业上难以施展拳脚的原因是:
1、产品缺乏真实用户:一般中小企业并不配备法务人员,而是以单次法律服务或常年法律服务的外包方式向律所采购。因此即便是采购了法务科技产品,也缺乏真实能使用该产品的用户。
2、中小企业合规意识淡漠:绝大多数中小企业以盈利、扩大规模为第一生产力,任由业务野蛮生长。以法律科技中最为刚需的合同管理来说,中小企业一年的合同数量有限,缺乏产品化管理动力。中小企业CEO对此类产品付费意愿较弱。
当前比较有市场前景的法律科技公司,通常采用产品+服务的方式。产品承担日常法律需求规范化管理职能,能够可视化当前需求进展,类似于垂直领域的项目管理工具。能够一定程度优化协同效率和用户体验,但真正的法律作业过程还是传统的线下法律服务。
【当前行业进步】
1、中小企业的信息化基础提高:阿里、腾讯、字节纷纷布局企业数字化领域,在法务领域也做了一些产品尝试,实现合同模板、审批、签约等基础模块线上化,一定程度提升了中小企业的合同信息化程度。在这个赛道上投入较大的是飞书,推出了飞书合同,对合同生命周期有一个较为精细化、完整的产品闭环。就单看产品能力上并没有颠覆性创新,但相比于市面上的合同SaaS产品,优势在于All in One,链接企业的人、财、法、事、物、场,更易形成企业数字化信息闭环。可劣势也在于此,如果该企业已经自建或采购了ERP系统,单独采购该模块的成本巨大,培养用户心智较难。
2、细分领域产品发力,提升中小企业专业化服务能力:传统的常法服务是将该企业的所有法律服务都委托给同一名律师,但法律细分领域极其丰富,每个领域之间的专业壁垒较高,同一名律师是很难同时精通各个专业领域。这时平台的优势就展现出来了,用户提一个需求,由产品或专属顾问进行需求分解,再流转到各个领域的法律专家处理。这类型产品称为“云端法务部”,比如海蜂法务。

三、C端用户
笔记君认为,面向C端用户的产品,仍然停留PC时代——用户通过搜索引擎咨询法律问题、寻找律师、下载法律文书模板。
看似逻辑最简单的战场,往往战况激烈。人人都可以分一杯羹,那么你的核心壁垒是什么?
C端用户虽然人口基数大,但是获客成本高、转化率低、付费意愿差,从ROI来看实在投入产出比太低。笔记君认为互联网获客难以逾越的鸿沟,是客户信任和情绪价值。法律服务是一个私密性极高的领域,绝大多数的C端用户都喜欢找身边熟人推荐律师。
不可否认的是,法律咨询的需求一定有的。绝大多数用户遇到法律问题第一反应还是上搜索引擎、知乎、微信公众号去搜索答案。咨询-付费咨询-委托案件或常法,是一个用户流失率极高的过程。我们假设X公司能够累计海量咨询做到类律师咨询体验的程度,可根据用户意图,精准匹配结果,能够帮用户解决问题,或许能在产品上形成闭环。但是用户如何从海量的信息中,精准地找到并愿意信任此产品,大段文字描述遇到的法律纠纷,然后还愿意付费查看解答?
或许有天,互联网流量不再竞价排名,而是秉承“用户第一”,以真正解决用户问题为第一优先级。这家X公司又能坚持长期主义,深耕法律咨询,大量数据训练,最后在保障用户隐私基础上,可以为用户提供场景化咨询和配套“有温度”的法律服务。如此这般,TO C服务或能焕发新生。
【当前进步点】
从促进社会法治进步的宏观角度来看,搜索引擎类产品依然吸引着一些律师在网络上做内容SEO,因此贡献了很多法律咨询解答。虽然法律实务是需要结合当事人情况,case by case去分析解答,但沉淀的法律咨询,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能够帮助C端用户判定是非对错。如此想来,也算是一种行业基础设施了。

02

供应侧


法律服务的供应侧主要指律师事务所。能够解决律所管理痛点的产品有三类。
第一类是企业数字化管理平台,比如钉钉、飞书、企业微信,在解决基本的内部协同问题之上,还可以解决一部分律所管理的问题,之前飞书在官网上发布过一篇《法律服务行业:飞书帮你打包解决4大工作场景》,文中介绍可通过飞书云文档、飞书妙记、飞书日历等产品功能实现案源线索管理、客户沟通管理、案件分配及跟踪、文书撰写与存档。
第二类是针对律师行业SaaS产品,比如法蝉、icourt,聚合项目管理、裁判文书及法条检索、合同模板库、客户管理、卷宗管理、云盘、律所知识管理、日程管理等功能。除产品之外,还会附加一些律所管理、青年律师成长课程作为增值服务。
第三类是大所自建产品,更加贴合自身的用户场景,满足律所个性化需求,比如天同的“天工”,盈科“Law-wit”。
三者的区别是基于法律人工作习惯的定制化程度。若律所整体偏年轻化,采用通用企业数字化管理平台,让几名对互联网产品熟悉的年轻律师制作SOP,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但对于理念传统、年龄段偏大的律所,流程定制化、操作小白式才是最优解,过于灵活、通用的功能,将挑战他们多年的使用习惯,需要较长时间的用户体验养成。
律师行业是一个重度垂直的细分领域,根据2022年6月中国新闻网的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律师人数60.5万。其中传统合伙制律所占大多数,合伙制相比于公司制律所,律师与律所的关系更加松耦合,这部分市场是法律科技更难争取的客群。该领域这几年来进入的外部资本较少。
【当前进步点】
1、律所信息化程度有所提升,但想象空间有限:再向前一步就是以通用API打通客户系统,实现法律服务的全链路线上协同,但是由于律师在法律服务中处于提供服务方,很难要求客户与其接口打通。客户出于信息安全的角度考虑,接受程度较低。此领域大厂也有试水迹象,但因为市场天花板有限估计短期也止步于此了。跟前几年相比,在产品创新上没有突破,也没有新技术的融合加持。
2、裁判文书上网使案例检索更加便利2013年7月裁判文书上网,至今累计1.2亿+份。提升法律职业共同体日常案例、法条检索的效率,也催生了一批案例检索产品。例如无讼案例、聚法案例等。

03

争议解决侧



争议解决侧主要是公检法、仲裁机构信息化建设。华宇、共道科技、通达海、东软、百事通等传统厂商持续耕耘多年。每个司法机关的需求都较为定制化,因此TO G产品能力难以具备市场化规模,依靠线下销售,非互联网产品的逻辑打法。
【当前进步点】
1、司法链蓄力,各大厂搭建联盟链实现法院可验:2018年9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布司法区块链正式上线运行,成为全国首家应用区块链技术定分止争的法院。而今年5月,最高法发布《意见》提出到2025年,建成人民法院与社会各行各业互通共享的区块链联盟,数据核验、可信操作、智能合约、跨链协同等基础支持能力大幅提升。
大厂打造区块链基础设施,蚂蚁搭建可信联盟链,腾讯推出至信链,上链证据可通过互联网法院等在线诉讼平台提交至法院进行诉讼,法院可进行链上证据的跨链验证,证据处理更加方便快捷,省时高效。
2、基于裁判文书大数据的智慧法官判决:千万级的裁判文书为裁判辅助提供可能性。但判决说到底是一门人情与法律的艺术,基于历史环境、法条变更,也常会出现类案不同判。笔记君调研过几款产品,当前做到了基础辅助量刑。至于自动起草判决书,就更是难上加难。

这8年涌现了许多创新产品,让法律人、企业、用户更低成本地获得了法律服务。在创业维艰的年代,对法律科技抱有理想主义的同仁,致以敬意。
但这8年的确没有发生技术的代际变化和颠覆式创新的产品。在奇点来临前,法律人一直所担心的被人工智能取代,在较长一段时间里并不会发生。
笔记君一直在思考,什么才算行业进步?什么是法律行业的基础设施?
作为一名产品经理,我的回答是,让整个行业生态价值链上的所有参与者,都能够得到技术进步带来的效能提升,更低成本地获得法律服务。
把法务、律师、法官、检察官等从低价值、重复性的劳动中释放出来,聚焦在高价值的法律实务中,需求是自动化的、项目是可视化的、业务是自助化的。通过产品,让法律职业共同体拥有法律人该有的尊严和体面。
企业、普通用户可以通过产品更低成本、更便利地获取高质量的法律服务。法律科技产品的下沉化,有助于提升全社会的普法意识,定纷止争。
法律知识作为人类宝贵的文化财富之一,需要打破经验的壁垒,通过挖掘数据、构建知识图谱,再通过创新法律科技产品,识别场景化需求,提供千人千面的法律解决方案。
从事法律科技8年,回头看,“但愿人无讼,何妨我独闲”——就是笔记君一直在追寻的行业终局。
在此,致敬蒋律师。
最后,想引用一段话:如果你仅仅凭借天赋和努力,就能在一个领域取得了不起的成就,那只能说明,你这个领域不够热门,没有吸引到太多跟你一样有天赋,跟你一样努力的人。
未来所有行业终究实现“在线”,无论多复杂的业务逻辑、多丰富的生态参与者,只需时间的沉淀、人才的聚集、资本的到位以及一小撮人拥有“改变的决心”。
虽是资本寒冬,仍是期待更多聪明的头脑、更雄厚的资本流入到这个领域来,或许这样才能真正引发这个领域的产品创新和技术革命。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