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周末,看完《韧性社会》。
这是普林斯顿大学Markus K. Brunnermeier教授的新书,看后有些感慨,和大家聊聊。
这些年的律师行业内卷,让许多人苦不堪言,但如何应对呢,又一筹莫展。其实,内卷只是危机的表现,真正的麻烦在内卷的背后。
借着这本书的一些想法,谈一谈如何应对这场表现为“内卷”的行业危机。

01

反受害者心态。


面对行业内卷,大家最容易做的就是指责别人,把自己当成了“受害者”。受害者能够改变什么?别人同情就能给你业务?就像邓小平说过的:哭哭啼啼,没有出息。
其实,这样的心态有一个特点,就是当他获得《辟邪剑谱》的时候,发现还有这等捷径之时,多半也会挥刀自宫。可是,当环顾四周,都是挥刀之人,他又会指责别人:你们怎么可以也这样狠呢?
明朝的宦官那么多,其实,不过是一群愚蠢的“受害者”的内卷。关于这点,你现在都能发现一些苗头。

02

改善信息环境


不要天天参加行业会议、论坛、聚会,不仅因为大部分都是扯淡的空话,更重要的这只会让你沉溺在同质化的信息环境中:别人都会的、都在重复的东西,你学会了不过也是在别人的背后,怎么会让你让不内卷呢?
在律师行业繁荣的时候,这样没有什么;但是当危机来临时,你必须快速脱离这样的信息环境。比如,你可以马上和周围的老板、高管等等结成一个小圈子,或者去参加商业的训练,总之,让你置身于一个全新的信息环境。一点点不一样的启发,都可能让你超越内卷。

03

保持韧性与弹性


作为一位农民,只会种水稻是危险的。作为一位律师,只会某一专业领域的事务,也是危险的。专业主义的危险,是一种严重的脆弱性。
在一个繁荣的、稳定的、不断发展的阶段,社会有序分工带来的专业主义,会带来红利;但当风云突变,那其实也很容易傻眼。我怀疑,老同志苦口婆心的专业主义,是一场阴谋,因为在我将近20年的职业生涯中,我其实没有见过多少老同志有多专业。
面对危机,我们律师需要强化的是综合服务的能力:特殊时期,帮助用户解决难题,是需要多维度的技能与认知框架的。

04

要团队,不要团伙。


一个人,带几个助理,其实不能称之为团队,而只能是小团伙。既不能开源,也无法节流,所以当市场萧条时,小团伙的生存就只会更加艰难。
如何构建一个团队?如何让每一个团队成员都为团队的总体目标负责?如何让大家的生产力能够快速释放?这是团队建设的核心。困难很正常,但只要愿意尝试和学习,总会好起来。遗憾的是,大家连学习和尝试的勇气都没有。这其实是大家陷入内卷而无法自拔的根源。

05

乐高原则。


保持弹性,用乐高组装的方式,搭建可变的,又能完整的服务能力:可大、可小,紧跟用户需求的变化,随时调整。这一点,其实用的是供应链思维。
什么意思呢?现在开餐厅的就是一个例子,不是非得自己会烧菜,或者厨师聘请得好,而是用户要什么,就找到合适的供应链、预制菜、调味品等等,来满足用户的需求。
特别是律师,如果不能把团队的能力模块化,变得更有弹性,未来恐怕只会更麻烦的。

06

理想主义的价值。


这看起来有点虚,其实也非常重要: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这很重要,艰难的时候,靠的是信念,是理想的支撑,才能凝聚人心,才能真正完成改革。
亨利·福特,当年他的车又快又稳定;投资人、经销商希望他卖更贵的时候,当别的无数汽车卖3000美金都能大卖之时,他只卖800美金,并为此重构了整个生产的流程,使之成本更低。
无他,就是理想主义,这位爱好机械的农场主理想很坚定:就是让大多数人能够开上的汽车,这样就能提高整体效率,最终惠及所有人。
这最终改变了整个汽车工业,也最终改变了世界,当然,同时,他也变成了超级大富翁。理想主义与创造财富,并不矛盾。


面对内卷,不是跟别人一起卷。
而是去思考背后的大势,然后为之寻找解决方案。指责别人是容易的,归咎于大势更容易,但只有改变自己才是唯一的希望,虽然这很艰难。
这6个策略,也是我们采取的策略,也是多年来我们奉行的策略与准则。只有理解了这6个策略,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最近重启欧洲的活动。
我们希望更多的人,从内卷中能够跳出来,换一个信息环境,换一个全新的角度,仔细观察、仔细研究,仔细改变……

点赞(1)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