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悦志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写
文章
5
评论
0
加入时间
2月前

招聘管理之offer常见问题分析

前言据教育部统计,今年高校毕业生超过了1000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召开了多次专题会议 ,“稳就业”“保就业”显然已经成为社会各方面都关心的民生工程。尽管如此,今年春季开学以来,上海、北京、吉林等地疫情反复,高校毕业生就业面临严峻复杂的形势,就业难不说甚至于用人单位发出offer后“反悔”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本文将offer常见问题作出法律实务分析,以期帮助用人单位在招聘环节

调解书中迟延履行加倍利息在执行程序中的处理

案例A公司与B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经法院调解,B公司应当于2016年6月份向A公司支付货款100万元,2016年12月份支付货款80万元,若未按期履行应当向A公司支付违约金10万元。后B公司未履行付款义务,A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B公司支付货款180万元及违约金10万元。因未查到B公司财产,该案终本执行。2021年10月份该案恢复执行,经拍卖B公司设备,最终拍卖款高达300万元,但执行法

对账单,怎么写才更清楚?

公司、企业、个体工商户或其他组织,在日常经营过程中,如果存在交易情况,一般双方会在某次交易或某段时间的交易之后对交易往来金额进行一次核对,确认一下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方便以后要账并继续交易,这种情况下,大家会签一份对账书或债权债务确认书或交易往来明细等,我们在此把签订的这个人文件统称为“对账单”。很多人可能会说,我们从来不写对账单,每次拿订单、发货单就可以去要账了。这么说也没错,不是说没有对账单就

买方的吆喝——跨国公司在中国本土并购中的自我营销

跨国公司在中国本土并购发端于上世纪末,勃兴于本世纪初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的近十四五年。但发展至当下,已难言持续火热,其间主要缘由,一在于在中国经济的体量与成熟度迅速提高的宏观背景下,作为标的的中国本土公司迅速成长,从而带动本土并购市场的供需结构与预期发生深刻变化;二在于曾作为中国市场经济竞争中“优等生”的跨国公司,其在中国的运营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尤其是中国本土竞争者的迅速崛起),也逐渐由飞速归为正常乃至个例情况下的迟滞,而面对前述挑战的经营理念迭代与经营模式更新却举步维艰,此等窘境亦反映在跨国公司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