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纪鹏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

法律分会名誉会长

电力行业是国民经济运行的基础性支柱产业,而用于规范电力行业的法律《电力法》自1995年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通过,1996年4月1日实施以来,已经过了20多个年头,至今没有完成修订。由此可见,电力领域的法律法规建设是一项长期性、系统性的工作,除了法律问题需要探讨,合规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话题。

01

企业要了解合规、重视合规、理解合规

中国崛起必须打造世界一流企业,2020年中国有135家世界500强企业,但是企业如何更好顺应国际通行规则或区域性特殊规则,仍然面临着较大的挑战。国际上看,美国司法部今年4月特别颁布了关于指导美国企业合规的法律指南。在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处理好合规问题,恰恰是央企国企能否转变成为具有竞争力的国际市场经济竞争主体的关键。例如在中兴合规被处罚的问题上,总书记、总理都作了重要批示。可见,合规问题从中央领导到各个部门再到地方政府,受到高度重视,也是中国企业目前比较薄弱的短板。
2018年,国务院国资委制定并出台了《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国家发改委等7部门联合发布《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2020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启动涉案违法犯罪依法不捕、不诉、不判处实刑的企业合规监管试点工作。今年3月,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把“企业合规师”作为新职业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大大推动了中国企业合规管理发展的进程。
要理解合规,就需要明确合规的内涵是什么?合规和合法是什么关系?现代企业有诸多部门,法务部、审计部、风控部、纪检部,以及未来要成立的合规部,这些部门之间如何定位和分工?这些都是今天研究合规的关键问题。企业需要抓住当前时代的脉搏,通过强化合规关系,提升软实力和竞争力。

02

合规的背景、定义、体系和难点

关于合规的背景。合规问题是在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三化”背景下提出的。第一个是市场化,合规不是简单过去计划体制的规定,而是市场经济背景下的合规。第二个是法治化,是市场化,不是行政化,是法治化,不是简单的权力化,也就预示着中国未来的发展既不是搞关系的市场经济、腐败的市场经济,也不是搞所谓人治的市场经济,而是要搞法治的市场经济。所以法治化已经越来越渗透到我们企业的内部,很多今天的“规”就是明天的“法”。第三个是国际化,尽管当前企业国际化遇到很大困难,但是党和政府改革开放的坚定信心是不可动摇的,特别是在经济下行时期,我们面临着需求收缩、供给超压、预测转弱三重困难叠加的背景下,更要坚定不移地朝着法治市场经济的方向、沿着对外开放的思路走下去,这也是唯一的选择。
关于合规的定义。首先是规矩的规,从历史的角度看,它包含工商、道德、伦理、规范等,是一种对企业法人行为的规范。其次是规律的规,需要遵守市场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顺应改革的大势,同时还不能抑制企业家和企业的创新,因此还要拉开合规和合法之间的差距。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文化体系和道德规范的形成,打造“百年老店”一定要有一个长远的规律把握。最后是合乎法律的规,比如电力问题,不仅是企业要用电,而且千家万户都得用电,因此电力企业合规运营关系到国计民生,其合规管理规范需要跟法律有效对接,同时也是未来法律的前奏。
关于合规的体系。我们今天要打造世界一流企业,不仅需要高科技或者产业供应链的硬实力,还需要科学合理的发展战略,建立合规体系的软实力,而这正是我们的短板。合规管理体系既包括国际通行的准则,也包括所在国家或地区的地域性、特殊性、非国际通行的特殊准则。外资企业到中国来有的也建立党支部,这是中国的规,不是法。相反买美国企业的芯片不能卖给伊朗,也没有形成明确的法。但是在我们“走出去”时,要密切关注这些不明确的法律问题,也即特殊规则。
关于合规的难点。在中美博弈的今天,特别是涉及到体制之争、道路之争的背景下,我们必须要格外小心,企业不仅要有管理思维、经济思维,还必须要有法律思维,今天有些东西没有明确成为法,那就是规,它不是简单的被动的防范风险,而是要有工商伦理道德,要建立科学有效的文化体系,主动承担社会责任。
企业要从我必须合法的被动防守、被动要求、上级要求,变成我要合规的主动完善,它跟我们每一个人,跟我们所在的企业未来发展都密切相关。法律的思维叫法无禁止皆可为,是一种负面清单式的思维,但这种思维在“规”面前是行不通的。我们过去老说让企业别钻空子,其实从法律的思维角度讲空子不是谁钻出来的,空子是客观存在的,因此很多人说不要批判钻空子,法律思维就是这样,负面清单没规定的都可以干,但是在合规问题上,必须要有一个基本的标准。
关于合规问题,光是规范企业家个人不行,必须要从制度上进行完善,明确规定企业法人违反合规的行为。我认为可以包括九大类,一是商业贿赂,二是环境损害,三是走私逃税问,四是洗钱问题,五是造假问题,六是出口管制问题,七是知识产权问题,八是限制竞争问题,九是数据保护隐私问题。这也是合规管理中的难点问题。

03

合规管理和中国模式的创新结合

合规是一个体系与组织的建立,是一种文化与理念的形成。企业面临这么多法律问题,今后还得通过合规、法务、审计、风控这些部门共同解决。就企业合规来说,我们面临的合规问题非常严峻,在根本体制上国企和市场经济的对接长期受到海外诟病,被海外认为不是市场主体。所以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我们的中国模式怎么走?为什么我们要把国企改革转化到国资改革上来?道理就在于,资本跟市场经济对接是无可厚非的。因此,掌握住了资本,就掌握住了对企业的控制力。其中,国有独资企业,公益性质的像中储棉、中储粮等企业都可以交给财政部,这些单位不以营利为目的,不到市场上参与正面竞争和冲突。而凡是在国际上可能产生竞争的,一律需要推进国资改革,所以我们成立了中间的三类公司,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运营公司和集团公司,把国资委隔开,这既能跟市场经济对接,我们又突出了党的领导——党管住资本,管住国资委,而不是直接管具体的企业。这样既坚持了法治市场经济的道路,也不输出我们的意识形态。但是,在根本问题上,中国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所以,本文正是从中国要崛起的战略高度,阐述如何清晰地理解合规问题。(本文系作者在中电联法律分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有删减)

本文作者:刘纪鹏,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电联法律分会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