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务实务

如何构建法务生态圈?

如果把法务比作一个生态圈,核心是法务本人,第一圈也就是最内圈是广大法务人员,第二圈是社会律师,第三圈是司法机关人员,第四圈是法学专家。

法务对又爱又恨的业务咋办?

相信大多数法务人员对业务人员是爱恨交错,甚至反目成仇。即使业务人员对法务人员不理解,正面冲突或打小报告,法务人员也不能将业务人员拒人于千里之外,老死不相往来。

你太负责,所以做不好法务

法务的职责,是防控公司的法律风险,业务经营的方方面面都可能涉及法务参与,但是业务部门认为应该法务负责的,则要认真思量是不是应该法务负责。别人都说你太负责任,也许意味着你做了许多本不该你做的事情,拥有法务的公司一般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需要法务在业务发展过程中识别和控制风险,一定规模的公司不是需要小作坊式的个人努力,而是分工协作,分工是前提,协作是基于分工而延展出来。公司的同事或者管理者,人性各有不

购买法律服务的退费风险/案例篇

委托人与律师事务所签订正式委托代理合同,在缴纳律师费后,会发生委托人因各种原因提出退还已付全部或部分律师费的要求,以下统称“退费风险”。#不打算离婚了,律师费能退吗?##官司打不成律师该收律师费吗##还没开庭就要付律师费吗#笔者在上一篇文章《购买法律服务的退费风险》中 曾与各位探讨法律服务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的因各种原因客户想退还律师费但难以实现的风

法律审查如何快准狠!

经常会听到法务人员说每天要审核大量的合同,经常还是同类型的合同,一遍遍的看合同条款,搞得身心疲惫。还有的法务部内部相对分工,一旦轮岗大家抱怨得重新学习新分工的工作。有时法务小白,甚至法务骨干对自己法审工作挺满意的,结果到了法务部负责人那里被痛批一顿,责问一些重大风险点怎么没有审查到位。以上这些情况,各位法务人员肯定不时会遇到,有的人选择了抱怨吐槽,有的人感觉委屈难受,那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呢?作为法务

己方违约,该不该配合业务发函要求对方履约?

一位法务同行F在微信群里提出了一个令他感觉难以处理的问题,大概情况是:公司业务让F找个强势的理由要求同样强势的客户支付款项,但付款的条件之一,公司存在违约,业务反馈和对方业务已口头达成己方违约的赔偿方案,F建议业务通过微信跟对方业务确认,因为业务的邮件在对方法务控制下,对方法务是公司003号员工,占据决定性地位,对方业务无法说服他们的法务,公司业务觉得让对方业务明说可能害了他们。F好不容易草拟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