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ISLATION

2020年对于法律人而言,既是名副其实的“法治年”,对于政策动态的不断学习是繁忙工作里的必需状态;同时这一年也断然不能离开对于疫情的探讨。胡志强律师告诉我们,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大家意识到真实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就像从事法律工作一样,不全是理想世界的光鲜亮丽,风险常在,外在市场与内在发展危机同样常在

本期LCOUNCIL专访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志强律师

HUZHIQIANG

一起走进他的一个服务客户理念,两个证据收集案例以及三个职场从业选择。

胡志强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专业领域:税务、外商直接投资、投资与并购、诉讼、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

LCOUNCIL优秀分享嘉宾

一、一个理念:律师要有成为客户法总的理念


近来总有律师与法务的对比分析,普遍认为律师在专业版块更精进,法务在企业业务方面了解得更全面,外部律师与内部法务在无形中被割裂开来。“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传递一个概念:我们虽然是外部律师身份,但希望能成为客户的内部法总。”胡志强表示,无论客户有无法务负责人,律师都需要装备足够专业的领域知识去服务客户。在我熟悉的领域直接帮助客户解决,在我不熟悉的领域,作为“客户法总”,需要去为客户挑选合作律师,因为我会比客户更加熟悉这个领域的律师也更了解客户的需求。“律师要抑制住自己创收的冲动,不量力而行,反而可能造成恶性循环。”在胡志强看来,法律服务行业是无形的服务,客户难以直观判断律师的不同,正因如此,从职业准则的角度衡量,为客户推荐合适的律师伙伴才可以最大程度的帮助客户,也能够使自己有机会成为客户长期合作伙伴,彼此信任是长远合作的基础。


奠定胡志强这一理念的莫过于他“九天拜访七家税局”案例。十年前,当时一个500强企业并购国内的目标公司,在收购方收购后,需要与目标公司当地的主管税务机关沟通解决整改的税务问题。这其中对于律师代理而言有几个困难:一是目标公司在全国有103个分支机构,遍布全国,需要与不同地区的税务机关进行沟通;二是十年前国内的税务合规并非如这家顶级的跨国企业所坚持的法律合规标准一样,客户层面的压力不容小觑;三是中国税务机关对于现实问题的法律处理并不是非常了解,惯性思维去处理会导致项目无法以客户预期的合规方式来解决。但是胡志强与团队九天奔波七地,先后途经重庆,昆明,泉州,厦门,南昌,武汉,合肥的税务机关紧急处理了合规难题通过妥善的沟通与良好的专业度赢得了税务官员的认可。



图片

二、两个案例:证据虚无主义、证据简单主义



尼采曾言:“虚无主义意味着什么?——最高价值的自行贬黜。”否定客观原则,只凭想象与简单的方式收集证据,处理证据无法呈现良好的诉讼结果。


在胡志强看来,很多人对于证据知识,证据规则都不了解,他归纳为两种,一种是证据虚无主义,另一种则是证据简单主义。法学院的学习给到的案例事实是确定且典型的,但是实际上律师在处理任何一个案件过程里会发现,所有的事实需要自己去证明,那些关键的细节往往不是书本上已经提示好的案例背景


胡志强曾代表一家外资公司应对供应商的诉讼,原告及供应商手中有一份这家外资公司确认付款1000多万服务费的盖章文件,这样盖章证明的“欠条”证据显然有利于对方。因此有同事陷入了“证据虚无主义”的怪圈,对此束手无策,只能跟法庭苍白无力地从客户方角度论证没有可能性去签署这一份对自己如此不利文件。


胡志强接手后,转换思路从证据的形成过程出发,要求对方陈述代表原告及被告双方签署争议证据的人员姓名,以及是否具有相应的授权。因为这份文件证据是内外勾结形成的,所以对方很难自圆其说。“如何通过一种方法来揭穿谎言?圆一个谎需要用100个谎言,即便第一个谎言没有办法拆穿,但是从后面对方很多表述里总有机会去拆穿。我们要做的就是注重每一个小细节。”胡志强说,这个案子客户原本愿意以500万金额和解,但是经过与他的讨论放弃和解选项,结果一审取得全面胜诉,二审为了尽快结案才同意以40万和解。


“证据虚无主义”无法取得有效的诉讼证据,而“证据简单主义”则是用想当然的方式去做无用功。



曾有一个客户不断被竞争对手挖人的案子,如果再不遏制,很有可能造成人员严重流失,因此需要给对方予以警告。当时有律师认为有一个员工在竞争对手公司任职的名片证据就足够了,胡志强认为这个证据比较单薄,名片可以伪造,无法准确地论证客户公司员工与竞争对手的劳动关系,但又因第三方拒不配合而无法调取到劳动合同、缴税记录等证明劳动关系的证据。“后来我们伪装成猎头给该离职的员工电话并公证录音,电话中该员工提及自己刚刚跳槽,并透露了跳槽到竞争对手公司的信息。如此,后面的案件就势如破竹了。因此每个案子可能会需要我们采用不同的方法制定不同的策略。”

图片

三、三个选择:法院、投行与律所从业


2002年胡志强在华东政法大学获得民事诉讼专业法学硕士学位之后,曾在上海某中级人民法院作为法官助理参与了近200件案件的审理工作。“在工作之前我学了7年的法律,当时认为自己学习了足够多的法律知识,但是到了法院后,发现我们在学校里的理论学习存在实践上的不足。”学生大多学习的是典型案例,例如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法院经历的绝大多数是非典型案例,是非黑白往往还需仔细辩驳;学校学习法条会有对应的典型案例,很清晰地可以对照,法院处理案件寻找法条时,会看到法条相似程度很高,应如何适用才是难题。


正因如此,法院工作经验使胡志强从事诉讼工作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础,从分析典型案例到能够比较好的处理实务问题是他职业发展的第一步。


从法院出来之后,他选择了投行,税法专业出身使其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进行财税实务方面的工作,这也奠定了他法律、税务及会计等方面复合的实操背景。也让他更全面地看到客户交易架构上存在的问题。经过几年的积累与沉淀,胡志强在理论与实践上得到了充分的锻炼,也开始思考职业发展的更多空间与可能。


“我觉得法官和律师的共同要求都是需要有非常好的专业水准。但是在中国,对于成为法官,成为好律师的要求会更高。”


法官工作主要是被动的听审再去分析,而律师需要做的工作就会更多。除了精准的分析案件,还需要磨练表达能力,写作能力与证据收集能力等等,相较于法官来说,专业能力上要求可能更高,并且从经济角度,也会有相应的利益呈现。挑战是冒险家的天性,胡志强选择成为一名律师,并向一名好律师的方向不断求取。


回顾一路上法律的学习与职业的选择,胡志强说:“一般从法律方面考虑问题会忽视涉及税务上的后果,财务上的可操作性。而中国目前处在创投活动非常活跃的时期,市场非常希望有知识结构全面的专业律师去来帮助发展,为客户设计良善的交易架构。我也有意识地让自己聚焦在创投领域,希望能够较好地把这三方面的知识能够进行结合与应用。”


图片

四、总结:内卷下法律人的应对

2020年对于所有职场人的关键词莫过于“内卷”,有人说律师行业绝对是当今内卷化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有人调侃:4000块一个月招不到司机,但是2000块钱一个月你可以招一个会开车、过了司法考试的实习律师。人满为患的赛道上涌入越来越多的对手,新法新规的不断出台也对法律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律师如诊断客户企业风险的医生,客户有时候对自己的需求并不了解,需要我们来帮助客户找到风险根源,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胡志强说,一方面要日益精进自己专业领域知识,另一方面对于不熟悉的领域要有所了解,至少在处理本专业领域问题时能够意识到其他方面的问题,并能够寻找帮助。


乔治·沙斯伍德早在1854年就指出,单纯阅读法律书籍有害大脑,“如果只拘泥于耳熟能详的专门术语,就会丧失对事物进行宏观全面认识的能力,即使在熟悉的领域里也一样”,装载持续学习的动力,不断在实践中精进专业能力,且不失全面了解的担当去成为客户法总,或许是内卷时代下,法律人的进化之途。



律师有话说:

时隔很久再次与LCOUNCIL合作,我觉得LCOUNCIL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在客户邀约和组织方面都是相当的不错,非常熟练有经验。也非常欣喜地看到,你们现在也在不断扩大业务版图,范围已经延展到了南京、杭州、宁波等地区,很多地区的客户非常希望有高质量的法律服务知识平台,我们将来的合作也大有广阔空间。

图片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