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务的职责,是防控公司的法律风险,业务经营的方方面面都可能涉及法务参与,但是业务部门认为应该法务负责的,则要认真思量是不是应该法务负责。别人都说你太负责任,也许意味着你做了许多本不该你做的事情,拥有法务的公司一般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需要法务在业务发展过程中识别和控制风险,一定规模的公司不是需要小作坊式的个人努力,而是分工协作,分工是前提,协作是基于分工而延展出来。公司的同事或者管理者,人性各有不同,对待分工协作的看法便各有差异,有一些业务同事,总想把一些事推到法务,比如发给相对方函件这事,便可以窥见负责的边界,有的业务部门开个会一说,就把发函的事完全交给了法务去做,如果你完美包办,在笔者看来,就是负责过头了,还很可能做不好这事。笔者认为,把握好负责的边界,是做好法务的前提条件,在边界范围之内,需要负责到极致,如何把握负责的边界,超过边界又如何不利,值得深思。



不过分关注业务需求


公司的法律部门,属于职能服务的角色,通常也是属于老板眼中不能直接创造价值的边缘部门。在一些业务部门看来,法务似乎总是设置各种的障碍阻碍了业务的快速发展,有的还拿出“阻碍业务”的说法扣在法务头上,大多数法务部门非常在乎业务对于法务的评价,但事实上,无事时相处和谐,一旦发生棘手的事情法务必然需要关注风险,业务与法务职责决定了相互矛盾的角色。


法务不可过分关注业务提出的需求,忽视了自己职责的应负之责。有一次,业务召集开会,讨论此前一份合同解除事宜,业务说这事万分火急,怎样处理效率高又省事就怎么来,让对方签署解除协议太麻烦,电子邮件说下是不是就可以了,请法务确认下。


笔者则坚持合同解除需要协商一致签署协议,协议中就解除合同涉及的相关权利义务不再继续履行等进行交代,避免后续潜在风险。此时,参会人员齐刷刷看着法务,大有群起而攻之的态势,提出了很多质问,最终指向的是如果不按法务建议去做,有什么实质风险吗?


笔者早已看出业务不过是想省事,对于他们所提出问题,笔者明确提示关键性的风险,业务当场有些不悦,但是对不起,法务无法在此做妥协,业务便也不再敢去否定法务建议了。


过分关注业务现实境遇,忽视了法律的风险,即使你为业务的开展提出很多有效解决措施,却仍然是一个失职的法务,风险的控制环节有了缺失,法务便失去了存在价值。



不为他人的不负责任而恼火


曾经,一个项目开展现场的尽职调查,公司的财务与法务一起前往现场,财务的人员随便看了看一些付款资料,随后他们便先离开了现场。到了撰写报告的时候,法务对辛苦整理的资料一一查阅,写下的每一句报告都有支撑资料,而财务在写他们的报告时,则需要借阅法务的资料。


也许,你会觉得财务怎么如此不负责任,但其实财务做得怎样,写出怎样的报告,与法务无关,你不必耗费精力关注,更不必为别人的不够负责恼火,做好法务的尽职调查,作为专业的职能角色,所出具的法律意见,应该是建立在一手资料的充分分析研究上而直接作出的,不应该是建立在他人的二手资料分析上。


把握好负责的边界,你将会知道该往何处走,该将你的努力放在什么事情上,假如你既想把自己的法务尽调报告做好,同时又想帮助财务把他们的尽调报告资料收集好,那么很有可能两件事你都是无法做好的,在尽职调查极其有限的时间里,你把收集法务报告资料的时间分割出一部分,意味着你难以花费足够的时间做专业的准备。


为自己负责,而不是别人,即使是一件紧密协作的事,你做好自己边界之内的事,便无遗憾,而边界的划定,有赖于你的智慧,拒绝也是一种艺术。


你很难去控制或改变别人,你真正需要做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把自己的事做好,机会会更容易与你相遇。



善于拒绝而不是被动不满


王建平在《超限思维》中写到:“因为不懂拒绝、不敢拒绝,许多任务不知不觉地堆到了自己的身上。为了取得身份认同而努力,其结果却是不想干的工作越来越多。”


很多日常业务场景下,提到合同,业务便认为是法务负责的事,然而事实上,很多时候法务恰恰不是决定合同某些部分内容的角色,业务的实际需求才能决定条款内容,法务需要让业务明白,合同的问题不应是全由法务负责。


譬如在施工合同中,工期如何确定、哪些节点需要充分考虑是否作为关键节点等,再如商品房买卖合同,所售楼栋总共多少层,地下几层,每个所售房屋户型图示等,诸如此类问题,绝不是法务可以负责的内容,假如你应承下来,便是你需要求助于真正应该负责的部门,即使心中如何不满,也有苦难言。


《成为自控者》写到:“时间是我们最宝贵的资产,而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时间成本的,因为这段时间我们可以用来做其他事情。所以,我们必须确保这件事情是真的值得花时间去做的。一旦有了这种意识,我们就会更加珍惜自己的时间,并且会经常去反思做某件事情的意义。”


法务是依靠法律专业判断作为核心能力和存在价值的,故而不需要法律专业判断的事,应由业务自己解决的则由业务处理。假如越过了职责边界,你将被赋予负责的角色,却并没有资源去调动别人做好这事。


善于拒绝,但需要你做一个负责任的人,拒绝是为了把自己该做的事做好,千万不要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偷奸耍滑的油腻人。



敢于承担负责的后果


职场上,不谈感情,凡是你负责的事,则需要你去承受一切的责任后果,不会因为你的解释便逃脱责任的追究。


前段时间看到一则政府监管部门对于律所未能勤勉尽责进行了较大金额罚款,仔细查看原因,竟然是因为相关的报告中出现了错别字等并非存在多大风险的问题,才猛然间直观感受到,从事法律职业,是一个充满了风险挑战的行当。


从事法律职业,意味着时刻与风险相伴并作斗争,在一个项目中,成员的分工不太明确的情况下,相互之间容易扯皮,轻易就应承负责的事,做不好的后果有时是你所难以承受的。


曾经一个公司,法务对工商注册变更各种事项负责,法务人员少,项目公司很多,法务并不在每个项目上,但工商注册变更的事由法务负责,法务不得不事无巨细去操办,有一次,因为法务获取信息的滞后,未及时变更,导致管理层领导被列入被执行人,引起了领导不满,可想而知对法务的不良影响。


专业的事,应由专业的人来负责,工作的分工亦需要合理,让专业弱化,这个专业的人去做其它专业的事,就像是一个盲人面对一条陌生的河流,摸着石头过河,可能摔倒无数次也未必能过去。


当你负责一件事或一个项目前,要想清楚自己是否敢于承担负责的后果,是你的分内之事,则倾尽一切的努力,勇于承担最坏的后果,分外之事,则要三思而后行。



作者介绍



夜思

从事法务近十年,先后经历保险、地产等行业,对寿险、房地产均有涉及,擅长工程建设、商品房买卖等纠纷处理。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