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法务小伙伴,虽然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做着不同行业的法务工作,但是,Sandy相信,法务人员所遇到的问题总会有相似性。今天,Sandy就斗胆来抛砖引玉,和大家聊聊那些让法务哭笑不得的工作日常,不知道身为法务的你,是否也会深有同感呢?


1、法务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公司同事的私人法律顾问……


学法律的人,特别是从事法律相关工作的人,可能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别人咨询的法律问题。律师可以通过回答法律咨询来将潜在的客户转变为现实的客户,也可以以一句“不接受免费咨询”来果断了结没有诚意的法律咨询。但是,对于法务而言,当面对的是自己每天都要打交道的同事的私人法律问题咨询时,拒绝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身为法务人员的笔者经常会遇到同事这样的私人问题的法律咨询:


“我弟弟要和他老婆离婚,你帮忙看一下这个离婚协议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想把一套房子放在中介那里卖出去,这是中介提供的一个协议,你看一下这个协议有没有什么坑?”


“我一个亲戚拿了点公家的钱,现在被抓进去了,一般这种会判几年?(完全没有任何细节的描述)”


“我老家有一块地,几十年都是我们家在种,也没人说什么,现在政府突然说要把这块地收回去,我能不能要补偿?”


“我和我男朋友打算结婚,他父母出了首付买了一套房子,房产证上没有我的名字,可是贷款是我男朋友在还,那这套房子有我的份吗?”


说实话,作为法务,笔者每天处理公司的法律事务(包括回答公司业务的法律咨询)已经是忙得有点力不从心了,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详细回答同事们的这些私人法律咨询,但本着同事间应该互相帮助的精神,笔者基本还是会对这些私人法律咨询做一个指引性的回答,给提问的同事一些基本的解决思路,但是更具体更个性化的解决方案,那就真的是爱莫能助了。


如果遇到那些明事理的同事还好点,他们懂得适可而止(毕竟法务并没有义务为同事解决私人法律问题),可怕的是那些理所当然地把公司法务当成自己私人法律顾问的同事,他们像催工作一样催着法务快点解决自己的私人法律问题。有一次,一位同事催着笔者在上班时间审查并修改他的《房屋买卖合同》,就算笔者多次跟他解释现在工作忙不过来也没用……更夸张的是曾经有一位同事让笔者作为他的诉讼代理人出庭答辩,丝毫不管笔者如果要出庭是需要提前向公司请事假(开庭的日期就是正常的工作日),也不管笔者请事假会被扣工资……


每次碰到那些不明事理而且不断纠缠的同事的法律咨询和求助,笔者都在心里狅怼:“我是公司法务,不是你的私人法律顾问,你的私事和我有毛关系!”不过,就算心里再怎么波涛汹涌,就算拒绝这些同事,笔者表面上也要态度友好地找出一个对方可以接受的理由,毕竟,同事之间总不能把关系搞得太僵吧……

 

2、每个被称为“业务杀手”的法务背后都有一个懒惰的业务人员……


审查合同是法务主要的工作内容之一。通常,笔者审查合同之后会把修改理由以及修改的意见用批注的方式在合同文本上表现出来,同时也会强调非原则性的修改意见由业务人员根据业务实际情况来最终决定是否采纳,然后会把有上述修改意见的合同文本发回给业务人员。


有一次,笔者按照上述方法修改完合同之后就把修改后的合同发给了业务人员,过了一段时间,业务人员跟我埋怨说好几个合同的相对方都不同意我的合同修改意见,公司相关业务的分管领导气得大骂法务不懂业务,是业务杀手。


当时笔者就问业务人员合作方不同意我们合同修改意见的理由是什么,业务人员二话不说就把带有对方批注意见的合同发过来了,笔者一看,瞬间要晕倒:原来业务人员把笔者审查过的有详细批注修改理由和修改意见的合同文本完整发给了合作方,也就是说,笔者每一条的修改理由,对方全部知道得一清二楚并且还在合同上针对笔者的每条批注意见都进行了相应的反驳……


原来笔者的想法是:业务人员拿到法务修改后的合同后,应该是自己先看一遍修改理由和修改意见,然后将删除了修改理由且只保留了修改意见的“清洁版”合同发给合作相对方,与对方一起商讨是否接受这些修改意见,换言之,我们公司的业务人员看得到全部的修改理由和意见,但是合作方只看得到最后修改意见(改成什么样子),看不到笔者批注的修改理由(为什么这么修改),这样可以降低一些不必要的合同谈判成本。可惜,业务人员把原本只应该在公司内部流转的修改理由信息原封不动地发给了对方,这就好比,法务在后方费尽心思构建防火墙,业务人员却跑去告诉对手我们的防火墙在哪里。面对这样的业务人员小伙伴,法务只能苦笑着无语问苍天了……


每个人都是站在一个特定的立场和角度去修改合同的,也就是说,合同审查这项工作本身就不是中立的,而是倾向于维护特定一方的利益的。试想一下,法务完全是从自己所在公司的利益出发去修改合同的,所以修改理由是有偏向性的,如果业务人员把全部的修改意见和理由不加修饰和完整地呈现给对方,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无疑增加了合作的难度……


有时候,所谓的“业务杀手”并不是法务,而是业务人员自己,如果他不图省事,能对法务修改过的合同批注进行适当合理的清洁后再发给合作方,那可能也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事了……在一定程度上,法务获得“业务杀手”这个称号,也有业务人员的一半功劳啊……

 

3.“你是我们的法务,可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们?!”


法律思维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证据思维,法务人员自然也具备这种证据思维,可无奈的是,很多时候,这种证据思维让业务人员对法务人员的误解越来越深……


有一次,我们公司将一批设备卖给A公司,A公司也对该设备进行了验收,并且设备也已经使用了一段时间,但是A公司一直没有向我们付款,于是,相关的业务人员就来找笔者说想要通过诉讼追款。按照常规的做法,笔者首先要评估这个事情诉讼的可行性,合同约定是先交付设备再付款,所以,笔者向业务人员确认我们是否已经向A公司交付设备,业务人员拍着胸脯说交了,而且对方也验收了。笔者就要求业务人员出具当时交货的一个验收单,业务人员嘟囔了一句:“怎么那么麻烦,我还能骗你不成”,虽然有点不情不愿,但最后也是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把货物验收单找到并交过来。一看到货物验收单,笔者发现了一个问题:货物验收单上并没有加盖A公司盖章,而且签收人是甲,但甲并不是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换言之,仅仅从货物验收单上,根本无法判断我们公司是将设备交付给了A公司。于是,笔者要求业务人员提供A公司授权甲开展业务的相关书面资料,业务人员就开始了疯狂吐槽:“你是我们的法务,我还能骗你吗?骗你我有什么好处?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总让我提供一堆资料,我们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再说了,我们公司和A公司的业务合作一直都是和甲具体对接的,以前也都是这样,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办法!”


诸如此类引发“信任危机”的事件,这只是沧海一粟……面对业务人员的误解,法务真是哭笑不得,努力去解释却也很难得到理解。于是,从此以后,公司的每个诉讼案件,笔者都申请领导批准让相关的业务人员旁听庭审。后来的事实证明,对于消除业务人员对法务的误解而言,业务人员旁听庭审比法务人员苦口婆心地解释简直有用得太多太多……


各位法务小伙伴,你们在日常工作中,还有哪些让你哭笑不得的事?欢迎法务同行们多多分享,让Sandy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