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小文即《民法典扯出的闲话—公司法律合规部专业研习浅议》发表于律商联讯《总法 “悦”法》专栏后,清澄君(张巍先生)亦于其个人公众号“比较公司治理”发表《法律人,你得学好法律》对法律人应该学好法律予以更为深邃与切中肯綮的分析与探讨。拜读清澄君前述佳作数遍之后,笔者又基于自身法总的有限观察与体会,对中国法律人应具备的法律功底做了一些思考,于此一并记下,权作一些思考的记录。

武谚有云:要学打,先扎马。法律功底作为法律人执业的基础与生命线,其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就外部律师、公司法律合规部及法学研究者而言,由其职业使命决定,对其法律功底的要求亦有若干不同,以下一一分述之。

何为实践中的法律?——外部律师


外部律师作为运用法律智识、技巧及经验为客户解决实际法律问题的职业人士,其终极使命在于,厘清熟稔“实践中的法律”,并在业务中娴熟运用,即:将相关法律如何于执业实践中运用自如。依据笔者多年但仍然有限的观察,其着重点,除其它外,在于以下:


1.于特定实务领域的法律智识、技巧及经验的系统全面性:不同于立法可以单独成篇,相关法律于社会治理和/或商业实践中的运用皆与许多因素例如行政执法考量、相关利益方的博弈等等共生并相互作用牵制,从而法律功底的炼成绝非仅仅熟记法律条文、文件模板即自足,而应将相关专业领域作为一生态系统,其中各种因素皆应视其权重有效掌握,最终融会贯通,并基于系统全面的法律智识、技巧及经验,向客户提供优质精准的法律服务。试举一例,就海关法而言,如果仅仅熟稔相关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及各种GAC(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customs)通知、决定、复函,仍然无法向客户交付解决实际问题的法律服务产品,必须对于前述立法背后的政策考量与具体海关执法实践,乃至内部执法口径例如海关内部行政处罚指南等,亦有所了解。言及此,笔者想到粤菜大厨的名谚:粤菜不可碎骨。所谓不可碎骨,于理念上,就是每一部分都是整件食材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必须系统全面地对待与处理。用于此处,窃以为倒算形象与恰当。


2.于特定实务领域的法律功底深度:笔者在接受不同外部律师pitching的时候,若笔者于相关实务领域有所关注,则会非常希望听到外部律师对于相关比较“骨头”的法律条文或所谓“痛点”、“难点”“敏感点”实务问题的个人理解与观察。如果外部律师对相关条文或实务问题的理解比笔者更深入、更准确、更别致,乃至更“异想天开”,那么对相关外部律师的印象分则会陡然而升。此等印象提升的背后,折射出的就是相关外部律师对于特定实务领域的精深。外部法律服务,一般而言,以系统全面为基础,精准为灵魂,是为终极总结!

承上所述,笔者于日常工作中,最不忍看到以下法律意见:开篇足足满满一页,共计四五大段的相关事实概括与假设(时刻“你要谋害朕,我得先防着你”的暗示,此等暗示,除了会激起法总关于彼此是否信任从而值得相互托付的疑惑外,并无其它实质性益处),然后对于相关法律条文予以文义解释,翻来覆去。这里既无对于客户待解决法律问题从商业角度的深刻洞察从而运用相关法律智识、技巧及经验为客户度身定做的解决方案,亦很少乃至没有具体的行政执法实践、交易市场惯例或司法确定规范,并将之结合到对客户待解决法律问题的分析,进而提供具有建设性与可操作性的解决方案选择。最终是“误了客户误了自己”。又,对于来pitching的外部律师,与其全过程秀各种各样的法律市场服务机构的排名与各个大交易或案例(这些东东是重要证明,但公司法律合规部可以自己去查去看,不要将对双方均宝贵的pitching时间浪费于此),倒不如就如下方面和公司客户进行沟通:我们对贵司业务的理解是否到位?需要解决的法律问题有哪些?针对这些法律问题,我们需要进一步厘清的要点有哪些?我们准备如何提供法律服务解决这些问题及预期交付时间?

行文至此,忆起不时有红圈大par抱怨时间不够用。笔者完全理解,但只想问一句:事情多如牛毛,如何把有限时间用最有效的方式利用呢?例如,对于双方均很宝贵的pitching时间,如果不浪费在寒暄、互赞乃至排名与奖状上,如何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内准确击中潜在客户心目中最有共鸣的那一部分,或者至少让客户有您能助力客户的印象,实在是门易被忽略但绝对值得琢磨与练习的本领。

何为“公司需要”的法律?——公司法律合规部


一如清澄君于其前述佳作中所精准概括,公司法律合规部的法律研习特点在于博。虽有博,但亦非绝对自由,以下几点仍值得注意:


1.法律研习的范围与深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业务需要。与外部律师很大程度上需要不断拓展法律研习范围从而不断开发新客户不同,公司法律合规部的唯一客户是公司,因此其法律研习从而提供更好法律服务的出发点与终点都在于公司业务需要。由此而言,所任职公司若无PE业务,或不涉及与PE打交道,公司法律合规部便不应于此花费太多时间与精力。就深度而言,公司的业务需要一般而言处于基本平稳但又不断动态发展之中,故而法律合规部的研习,于特定情势下,亦需有足够的深度。就此点,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公司的数字化转型。它给法律合规部带来了繁重的网络安全、个人数据与隐私及电子商务研习任务。就笔者过去四五年的观察,针对前述实务领域所花费的外部律师费用、法律合规部内部人力、时间及资源,已蔚然大观。


2.克服法律人的“高大上癖好症”。多年的法学院教育训练,加上毕业后多年的实务执业经历,使得中国法律人一般都对富有法律逻辑思辩性、理论与实务分析推演要求高的实务领域甘之如饴,例如并购、公司法、知识产权法等,而往往轻慢了许多并无多少法律逻辑思辨性亦无多少分析推演要求的规制性、管理性法律、行政性法规、地方性法规及规章等等。然,就商业公司运营而言,此等法律往往直接规制公司业务运营,且往往事关公司成败乃至存亡,例如海关法、税法、环境保护法;又,某些特定行业的法规与规章,例如化妆品行业的“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实施细则”、“进出口化妆品检验检疫监督管理办法”、“化妆品标识管理规定”等等。任职于这类公司的法律合规部而不熟稔这些法规、规章,难以想象其能够成为值得信任的公司卫士与商业促成者。同样道理亦适用于其它强监管行业,例如医药与金融行业。

长期以来,由于公司法律合规部服务对象的特定唯一性,即通常只为特定公司服务,因此,其法律执业与专业研习的范围与深度,与外部律师相比,往往很不那么“高大上”,从而导致其专业性被认为不及外部律师。笔者认为,就特定实务领域例如并购或知识产权领域而言,此点结论不错;然而公司业务需要决定了公司法律合规部应以公司业务需要为指引,在特定领域内精耕细作,因此其于特定领域内的积累,往往并不逊色于外部律师的专业性与深度。而如果是业务多元化的公司集团,则其公司法律合规部的专业广度与深度会进一步加强,且与法律应用于商业的主战场更为贴近,因此也更注重实用。

何为法律之造化?——法学研究者


码完上述这个分标题,笔者心中掠过一丝犹豫,毕竟1999年阴错阳差告别法学研习圈投身法律实务已久,其间虽不时与仍致力于法学研习的同窗们把酒言欢,听取些研习圈轶事(包括但不限于中国版学术圈Me Too),然毕竟离开法学研习圈已久,权且就个人极其有限的观察唠叨几句:


1.批判性思维为核心素质。清澄君高度概括法学研究者的法律研习重点在“远”,意指提供见识,从而为未来发展指明方向。笔者深以为然。既然立意在远、在发展,则应不满足于解释与周延现行法律,不屈从于有权机关或利益相关者的或有压力或推动,批判性地观察现时法律运行图景,并尖锐地指出其不足、缺憾乃至错误,始终为法律的完善“鼓与呼”,方为法学研究者的最大要务与学术思维品格。


2.治学为民。一如“承诺”“担当”等诸词,“为民”已然被滥用。之所以仍沿用“为民”,恰恰是因为其被滥用之后,并无真正落到实处。如果法学研究者的法学研究最终无法助力中国法律实际问题的最终解决,乃至提供战略性、前瞻性指引,而仅自我沉迷于借用经济学、社会学的学术研究范式、分析框架,嫁接混育自己的“奇技异巧”,并自我陶醉,则其用何在?最终不过是一大堆学阀们的“社会科学专著”,虽汗牛充栋,亦是徒徒消耗绿树,而那边厢的社会经济运行的法律规制仍然粗疏地在原地打转(花样变化是有的,但始终离不开原地)。

笔者虽早已离开法学研习圈,然不时仍与仍致力于法学研习的同窗们相约喝顿大酒。有几次,晚上十点,同窗们仍然接到各有权机关打来的游说电话,拜托明日或后日的立法研讨会上,一定要支持某种做法。酩酊之中,笔者不禁感叹一声:作为舶来品的法学,立法此等事关造化社会大众福祉的严肃事宜,最终仍难逃东方式变造的命运。

生有涯而法律研习无涯,在这个心内与窗外一般湿热难当且郁闷困惑交织的魔都夏季,笔者也唯有继续自己的个人研习,求取内心平静,以静待秋高气爽的到来,虽然、也许很远很远。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