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三月于欧洲西班牙IESE商学院接受高级管理培训时,笔者问了课程的项目总监先生,“商学院到底教啥?”项目总监先生回答道,“咱啥都不教,只教一个:leadership(领导力)!”伟大的公司必然有伟大的领导,伟大的领导必然有卓越的领导力。那么作为公司组织体不可或缺一部分的法律合规部,领导力亦必须是其需要时时面对的终极课题。本篇小文便来絮叨一二。

一、何为领导?何为领导力?


何为领导? 说人话,领导就是位子比你高票子比你多的人。何为领导力,领导的能力?错!所谓领导力,意指把握组织的使命及动员人们围绕这个使命奋斗的一种能力。这是笔者比较认可的一种定义。

若将上述定义置于公司法律合规部所处的公司生态系统中,则领导力可以类推为:以公司愿景、价值观、战略及商业目标为指引,把握自身公司法律合规部的使命,并动员公司法律合规部的每一位成员为之奋斗的能力。

二、不那么美的领导力内涵与要求


概括完“高大上”的领导力定义,深入探究领导力的内涵与要求,却是一幅别样的不那么美乃至充满挑战与艰辛的图景:


1. Ownership(认领感)



所谓认领感,放在公司法律合规部的情境中,就是把公司当成是自己的,于提供法律合规服务的过程中,关注公司的商誉,更关注每一分钱预算的花费等等,一切为公司利益考量。此种思想状态对于公司法律合规部提供服务的主动性与精准性都至关重要。笔者有一位法总朋友介绍说,他自己一直要求下面负责快速消费品事业部的法律顾问,在完成市场部的新产品广告合规审核后,要多加一项工作:如何妥善且尽可能最大化地使用完即将被替换的包装材料,再切换至新包装。在他看来,其公司快速消费品销售额大,一版印下去就是几百万,所以应务求老包装材料使用完毕再上新品,即使这意味着法律合规部需要敦促市场部与营运部统筹协调好生产计划与切换计划。这位法总朋友还盛赞部门里的一位擅长做交易文件的小伙伴,因为他每次写SPA时,一定要坚持将对方需最终承担的增值税的定义包括教育费与地方附加写入文本,并为之于谈判桌上苦谈达成,方心满意足,其理由也是:都是公司的钱,在不影响谈判大局的情况下,坚持一下,对方也就认了!


2. Self-Sacrfice (自我牺牲)



领导可能光鲜,但领导力于很多情势下意味着自我牺牲。得益于中国公司法律合规部能力于近年来的迅速提升,其所具备的业务能力越来越强,甚至某些新业务领域的智识经过学习也能够有一定程度的掌握,从而更好地与外部律所配合,高效完成工作。既然有法律预算摆在那里,是自己做一部分,还是全部外包给外部律所做个“潇洒”的甩手掌柜,就是考验公司法律合规部是否具有自我牺牲精神的时候了。前述法总曾鼓励并特地安排部门一个年轻同事专门拓展自身于银行融资与票据法方面的专业智识。在他看来,银行融资与票据法方面的专业工作肯定还是要交给外部律所来做,但这位同事如果通过自身学习对相关领域有所了解,她就会掌控好外部律所的工作范围,从而最终确保法律账单比较合情合理。除其它外,惊叫账单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公司法律合规部对于相关问题甚少了解,从而不得不全部外包,无法安排外部律所高效工作。


3.Self-discipline 与 grit (自律与韧劲)



与外部律所相比,公司法律合规部比较悲催,一方面,为保持充沛的精力与专注力,需要于自身作息与时间管理如外部律所一样自律; 另一方面,不同于律所,处于商业环境中的公司总少不了许多商业应酬,不但要出席,还要充分投入其中 (stay engaged),否则会显得不合群,乃至被误读为缺乏团队精神。笔者观察到某几位卓越总法通常采取以下策略:其一,于可能情势下,尽量把商业应酬时间往周五挪;其二,万一无法挪,当夜就适度饮食,例如不吃牛排羊排类或油炸食品,亦饮酒适度(牛排羊排类或油炸食品难以消化因而会影响睡眠与第二天的精力与专注度)。当然,一时自律不难,难的是基于韧劲的长期始终自律。于此,笔者的有限经验是,韧劲固然需要,休假时不妨适度“放纵”一下自我,美酒与佳肴可享受之。原因很简单:人是平衡性动物,需要调适以求平衡,否则难以持续。


4. Role-modelling (榜样)



不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类套话,笔者所熟识的法总们往往都是非常hands-on, 即便其全球法总一再对其强调,那么大的辖区、那么大的销售额、那么复杂多变的事由与工作、那么大的队伍,一定要从法律合规专业工作中抽身,更多乃至主要做people management的工作。何以至此?闲聊中,这些法总们无一例外都告诉笔者:其一,是出于对法律合规工作的热爱,热爱这份手艺儿;其二,法总若不下地干活,又怎知团队伙伴之辛苦与困惑,从而施以指导与帮助?又怎会洞悉公司法律合规工作面临的新问题与新挑战,从而给决策层以基于事实的扎实建议与战略性咨询?


5.Quest for excellence (追求卓越)



正如笔者于今年早些时候若干篇小文对中国法律合规部飞速发展深刻演变的观察与分享,得益于中国企业“走出去”乃至到发达市场经济法治国家的一系列教训,得益于贸易战,中国法律合规部人才的集聚度、专业度及国际化飞速提升。于前述背景下,笔者观察到,某些富有前瞻性且自我严苛的法总不仅对标同行里的翘楚,而且还嫌不够刺激,逐渐把自己以及自身法律合规部伙伴们的对比标杆下移至下一代的才俊,以其作为“假想敌”,比差距,找不足。这样一来,他们一方面能更深地扎根于中国公司法律部的业务实践,扎实研究其中层出不同的新问题、新商业模式;另一方面,持续拓展自身国际化视野,学习主流市场经济法治国家的核心商事法律与实践,从而逐步培养提高自身的跨法域工作能力与经验。问及原因,回答很简单:哥们要对标的“假想敌”只能是F-22猛禽,不可能是印度的LCA,这样哥最终就不会掉高度!

三、从自我领导开始


虽然自上述而言,领导力内涵与要求图景不那么美,甚至充满挑战与艰辛,但若仍执意培养领导力以求最终育成,笔者认为,初始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便是从自我领导开始。盖因领导力此等大事,唯发自自身内心,方可真正育成,且可持续。

置于公司法律合规部的情境下,自我领导意味着秉承Ownership认领感、乐于Self-sacrifice(自我牺牲)、时时Self-discipline (自律)、保持Grit(韧劲)、勇于Role-modelling(树立榜样),最终追求卓越,认真对待每一份法律文件,关注每一笔交易款项与花费,对标高层次“假想敌”,最终成就最好的自己与自己的法律合规部,最终助力公司。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