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此文为《法总系列》的第二篇。作者从英语、英美法系及其法律实务群体的优势及其全球商业规则体系的“西方化”三个方面,分析了中国公司法律合规部必须具有中西贯通能力的原因,并在此基础上,依托自身的经验,对于如何获得并保持此种能力,提出了极具针对性的建议。


言及中国公司法律合规部所必须具有中西贯通能力,笔者犹记得从法嘉创始人暨CEO周欣如处获知的对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暨中国国际经济法第一代巨擘之一董世忠先生的拜访经历。董先生虽早已过古稀之年,但仍精神矍铄、眼神清澈得像个孩童。关于当年编写“法律英语”教材的初衷及中国公司法律与合规部的中西贯通特色,董先生回忆道:时任国家领导人之一的汪道涵先生与董先生商议,中国律师在国际舞台上谈判要配翻译,这种情况不可持续下去,因此复旦大学法学院的孩子们要学法律,也要学法律英语!董先生无任何推脱,立刻主动领缨编写高质量的“法律英语”教材,以供培养之需。作为读着董先生等中国国际经济法第一批学术巨擘的诸多国际经济法教材与专著长大的法律人,笔者不禁感慨:中西贯通乃中国法律前辈们早已指明的道路,现时且不论所谓“去全球化”的逆风袭袭,中国法律人仍应继续秉承中西贯通之宗旨,继续坚定地支持并拥抱全球化。

具体而言,中国公司法律与合规部为何必须具备中西贯通能力,除其它外,笔者以为,主要背景与理由如下:


1. 英语于全球商业世界里的垄断语言工具地位。一如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汪灵罡先生曾于法嘉举办的“与清澄君(张巍先生)资本的规则II”新书签售交流会的探讨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英语于全球商业世界已然享有并将继续享有垄断语言工具地位,改变此等历史既成事实与现状,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

2. 挟前述1所述英语于全球商业世界里的垄断语言工具地位,英美法系乃至英美法域的法律实务群体(包括但不限于:律师事务所与公司法律合规部)均一直于全球法律实务圈占据牢牢的优势地位,且此等优势地位有增无减(看看Vault每年的全球律所排名便可知悉);

3. 全球商业规则体系的“西方化”(很大程度上为英美化)特征依旧明显,且短期内难以褪除。从世界经济全球化发展历程来看,英美及其它西方发达市场经济法治国家的商业公司最早开始全球化进程,其间积累了诸多丰富的跨国商事交易的实践教训与经验;进而通过创设相关国际经济组织例如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并将前述跨国商事交易的实践经验进行提炼,上升为国际经济法律规则与惯例,使之得以制度化。参之以目前主要的跨国商事交易所涉及的法律规则与惯例,不能不说西方化(很大程度为英美化)的特征仍然非常显著。最明显的一个例子便是国际银行交易多选择英格兰法或纽约州法作为准据法。究其原因,莫过于前述两法域对于国际银行交易的丰富经验与精妙规制。对于此等现实,笔者认为,无须从道德的高度予以褒贬评价,现实是,如果需要参加游戏,就必须遵从这样的游戏规则,否则国际商事交易成本巨大乃至无法交易。进一步,鉴于市场经济发展与全球化发展的一般规律与经验,各国相关民商事立法乃至特定部门法领域的执法实践,均呈现出趋同化趋势,特别是对西方发达市场经济法治国家的学习与借鉴,其尤为甚。其原因在于,市场经济规制的一般规律推动各国民商事立法部门对于优秀立法实践的相互学习与借鉴,亦延及特定部门法领域的执法实践趋同。试举一例,现时中国的统一反垄断法执法部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对于欧盟相关行政执法的实践的学习与借鉴,体现在经营者集中申报、横向限制竞争及纵向限制竞争诸多方面。

基于前述1、2及3,中国公司欲走向真正的高质量的全球化运营,除培养中西贯通的法律与合规部人才以适应跨法域全天候运营需求外,别无它途,且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亦概莫能外。即便相关民营企业或国有企业只在或主要在中国国内运营,但全球商业世界里的供应链与价值链,乃至中国法律监管规制框架向西方发达市场经济法治国家的借鉴与学习从而于自身体系中的体现与反映,也对于相关中国公司构成不可忽视的影响。易言之,全球化发展至今,纯“国内”业务已越来越少,除非由于种种原因闭关锁国的法域。

既然中国法律与合规部需要具备中西贯通能力,那么,中国公司法律与合规部如何培养并保留此等中西贯通的能力呢?以个人的有限经验,笔者以为,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着手:


1. 打造强悍的母语中文与法律专业英语的运用能力。

承前所述,由英语于全球商业世界里的垄断语言工具地位决定,任何一位中国法律与合规部的有志青年才俊,无论是从个人职业发展角度,还是于合规前提下最大化公司商业利益角度,均需要掌握强悍的母语中文与法律专业英语的运用能力。之所以提母语中文,是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大家一直在强调英语,到头来英语没学得特别好,母语中文能力反而急剧下降,而母语中文能力的下降,意味着于中国境内的法律工作丧失了一个强有力的有效沟通工具,其结果是,小到给政府监管部门的书面沟通不够顺利精准;大到相关诉讼文书无法写得强有力。再来说说法律专业英语的运用能力。囿于中国国内的有限语言环境,法律专业英语运用能力的培养一直是个难题,即便是曾留学英美主流法律教育国家的才俊,回国后如果不注意保持,亦会面临专业英语能力下降的风险。当然,得益于互联网与全球化,法律专业英语运用能力的培养倒并非未无路可走,多利用丰富权威的互联网智识资源研习原版英语法律资料、案例及学说,多多利用国际顶尖律所与国内红圈所的相关培训与网络讲座(webinar)等等手段,仍然是打造强悍法律专业英语运用能力的有效途径之一;

2. 高度重视国际经济法律规则与惯例的学习。

虽然现时“去全球化”思潮逆袭,但作为公司风险管控核心部门的法律与合规部,仍应认识到:即便“去全球化”逆袭,但目前支撑全球经济发展与商事交易的诸多国际经济法律规则与惯例仍然是交易稳定性、安全性及可救济性的基石,应该根据自身公司业务的价值链、供应链及发展战略,切实加强对于相关领域国际经济法律规则与惯例的研究与把握,多做预见性知识与经验积累与储备;

3. 着力于主要市场经济法治国家关键部门法领域的研究与掌握。

如上段所述,“去全球化”浪潮中,除其它外,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全球各主要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竞相加强国内立法乃至强化国内立法的“域外管辖权”(某些情势下亦称“长臂管辖权”),以实现所谓“国家安全”或其它政治目的。由此现实决定:中国公司欲于相关主要市场经济法治国家取得商业成功,在相关国家的合规便成为头等大事与基础性工作。此任务要求中国公司的法律合规部不应仅局限于中国国内的合规,遵守相关国际经济规则与惯例,更对于自身公司已有或将有的商业经营活动的主要市场经济法治国家的关键部门法领域有相当深入的了解与掌握;并以此为基础,审视公司于该等国家的商业模式是否包含有合规风险,且设计实施相关合规与相关风险管控制度;

4. 时时注意培养自身法律合规部的全球化视野与格局。

大家应该意识到,今日之商业世界,纯国内商业活动已越来越少,任何商业公司欲取得成功,借鉴发达市场经济国家丰富商业经验并致力于国际化拓展为必由之路。由此也决定:作为为自身公司保驾护航的法律与合规部,应时时注意培养自身的全球化视野与格局,无论是全球新兴商业模式的研习,还是不同法域立法、执法实践、法律文化、商业文化的学习与适应,且应随着公司商业版图的拓展而时时更新提升。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