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CA时代下的2022年春节假期奉献给了一个全球交易与一个本土交易后,原本想工作、研修及生活能够回归正常,不曾想俄乌战争炮火撕裂本该春暖树绿的早春天空,俄乌双方两只菜(穷)鸟互啄渐成僵持之时——VUCA时代岂容寂寞——神州大地忽然一夜奥密克戎肆虐,最终魔都全城封闭在家。既封之,则安之。因为笔者平日喜宅,不过是继续每日雷打不动的工作、研修、码字及自我娱乐,倒也并无大碍。除了每天都忧心忡忡地看看冰箱里已然成为奢侈品的绿色蔬菜外,倒是有了大段时间,可以从一位法律实务人士的角度随想一下当下与过往。于此付诸文字,权作若干年后回首可以重阅的一种备忘。


一、  关于新常态:怀旧与面对


人至中年,回首自己一路而来的求学与职业生涯,总觉得自己与神州诸多出生于七八十年代的诸多法律合规同仁一样,都是幸运儿:求学生涯正好赶上改革开放,又有幸习得英语作为了解真实世界与智识的工具。虽然比不上九零后以及千禧一代的学习条件那么优渥,然最核心的都有了,非常满足。笔者职业生涯开始至今,得益于诸位良师益友,也算是见识了世界,更重要的是,自己从事的这份全球化背景下的涉外法律合规工作,每天都有新的图景、新的挑战与机遇,所以职业生涯里每天的日子都是全新的,很辛苦但很惬意。


然美好并不意味着永恒。大约十多年前,彼时全球金融危机刚刚肆虐完毕,世界经济重回复苏轨道,似乎一切重回正轨了。然而,平日里从事的跨国公司法律合规工作,才开始是点滴,后面便渐成趋势乃至潮流,各法域民粹主义及其推动下的以邻为壑(“begging the neighbor”)的立法与执法浪潮异军突起,反垄断、国家安全、制裁与出口管制、数据主权等各种维护各法域自身利益的实务领域愈发喧嚷;再后来,随着各法域之间地缘政治压力日益累计与释放,各法域之间就同一法律领域的立法与执法的对抗性也日益增强,法律冲突日益尖锐,使得作为身处东道国的跨国公司法律合规人员需不时在两种相互冲突的法域之间“走钢丝”,乃至万般无奈地“和稀泥”与“捣糨糊”,因此可以理解与接收的职业辛劳之外的心理困惑与疲惫亦日日累积,渐至不堪其负。再到两年多前,忽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进一步把此前全球化中已呈现的诸多裂缝放大撕裂,供应链出现梗阻乃至中断,不可抗力通知横飞,居家办公中只能于电脑与Pad屏幕前处理各种复杂的法律合规问题。原本一份很中规中矩的跨法域合同,现在需要重新梳理分析合同所载明的商业价值链涉及的每一法域的强制性法律规定,并重新审慎修改与起草,工作复杂程度与工作量陡然剧增。


直至当下俄乌战争乃至魔都封闭,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与出口管制以及魔都封闭之下关于“与病毒共存”还是“动态清零”的喧嚣争论,合同履行不能、员工健康安全维护、生产运营维系、全球供应链系统梗阻等等,都成了公司法律合规部每天一睁眼睛就要去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不同于传统外部律师可以就书面法律条文展开纸面分析,公司法律合规部对于相关法律问题的分析,不但要全面精准到位,而且还必须能落地,具有可操作性。这对于公司法律合规部的法律实务智识与商业洞察力两方面都构成了双层挑战,且还在持续发展中。


基于以上对这十多年公司法律合规部面临的外部规制环境的大体梳理,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涉外法律合规人曾无比熟悉与习惯(从而觉得舒适)的全球化正在逐渐分解,且未来方向非常不明朗。对此,笔者也曾很怀旧,希冀假以时日,风云际会,我们熟悉且习惯的全球化会回归。然十多年已过,如再抱前述怀旧思潮,已显冥顽。笔者以为,更切实的做法是积极面对全球化逐渐分解且其间不断演变的“新常态”,努力调整自己的身心与工作研修范式,更加聪敏(agile)且更加坚韧(grit),方能度过眼下这一段仍很漫长的“隧道期”,而不至“躺平”最终贻误自己的大好职业生涯,浪费光阴。


二、  再读经典(Fundamentals)


客观而言,“新常态”下的信息与知识得益于数字化已然成汪洋大海,信息茧房下的各种错误信息与资讯饲喂已然撑死我们每一位。朋友圈里每时每刻都很喧嚣,然喧嚣之后能让人咀嚼回味的却寥寥无几。欲于混乱时世下求得法律合规人必须的情绪稳定从而可持续发展,必须得自我寻求新进路。


也是几番自我周折与试错,笔者后来逐渐习得于当下多读些经典法律理论与实务经典著作的有益习惯,首先可以因为专注而让自我的情绪稳定下来而非继续浮躁不安浪费大好春光;再者经典著作的优势在于经历岁月大浪淘沙,实践过滤,之所以仍能流传下来成为经典便是其价值与含金量的最好证明。魔都封闭期间,笔者重新细读由中国第一代国际经济法学者例如武汉大学姚梅镇先生、韩德培先生以及对外经贸大学沈达明先生、冯大同先生等前辈撰写的一系列著作,竟然发现:诸位前辈二三十年前的理论分析框架与智识很大程度上仍然适用于当下的涉外法律发展,且因观察客观与思考深刻更具历史的宽度与广度。VUCA时代,不缺的是即时资讯,最缺的是视野(perspective)。另外,笔者也更多地读了一些欧美主流法律实务大咖撰写的原版反垄断法、并购及税法相关著述。到底是咱涉外法律合规人的祖师爷,这些著述全面深入,有理论分析,有案例复盘。笔者的满满收获已然盖过邻居手机里的沪语“抢菜”Rap。


研读完,再度咀嚼,笔者不禁哑然失笑:自已当下所经历的全球化分解,不过是满满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一小段而已,一如当下之雷暴于整个银河乃至宇宙而言,不过一瞬。既为一瞬,首先需要认命,当下是自己必然要经历的过程,世间众生没有哪一位是注定一辈子只能风和日丽而从无风雨阴霾;其次,有了视野(perspective),自然顿悟,当下并非历史上仅有的特殊时期,也并非针对你我个体,既然如此,为何不坦然接受与面对呢?行文至此,笔者联想起看过的一本全面梳理与分析美国对中国的制裁与出口管理的专著(此处不披露书名,以免各种无谓之扰),从中发现,从朝鲜战争时期一直到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近七十年时间,其实美国因为意识形态差异与地缘政治考量,对于中国的制裁与出口管制才是的主旋律,期间若干放松管制的“小阳春”只是片段“小阳春”。明晰若此,大家也就不至于对美国当下日益加紧的制裁与出口管制感到错愕了。


三、逃离信息茧房


禁足期间,刚开始几天,作为几十年的军迷,笔者对于俄乌战争时时紧密关注,一不小心就一脚踩进了“信息茧房”。简中区基于各种套路的虚假与错误信息与资讯看得多了,比对国外原版媒体的客观新闻报道后,笔者忽察觉自己的愚蠢与时间浪费。几番折腾后,笔者终于痛下决心不再关注。益处则显而易见,脑里不再充斥着各种虚假信息,笔者也不再为评论区里的各种脑残评论而心情起伏。良好实践需要推广,笔者对于被魔都当下疫情扰动得非常热闹的朋友圈,也就甚少关注,一则已然很乱,作为一位社会公民,根本无需再添乱;二则基于自己对于期间种种或真或假信息的甄别、删除及梳理,也就无法找到任何一方需要自己去追随,所谓“让子弹飞一会儿”。世事已然复杂诡谲,身处错谬信息汪洋大海,再去发声或振臂,只会更被裹挟,更快更深迷失自我。


因为数据合规工作任务的存在,也读过若干欧美关于数字化时代信息茧房的分析,笔者一直认为,当下世界之混沌,数字化时代所带来的泥沙俱下的信息洪流难咎其责,无数间信息茧房如漫天蝗雨,困扰众生而苦不得脱。既为洪水猛兽,理性而言,自当聪敏逃离信息茧房,至少可以维持自身情绪稳定,以利前行。


四、关爱所能关爱


疫情持续,吾等无力改变,但可以呵护吾等周围。每隔一天,笔者总是要召集团队开会,一则交流工作进展与经验,二则与团队成员交流思想情绪近况,力求通过交流,舒缓彼此焦虑、不安;三则也尽力运用公司资源与自身人脉,协助团队伙伴解决下缺菜缺粮的生计问题,彼此温暖,守望相助,也更紧密地团结了团队。


当外部世界因其宏大诡谲而无法由你我掌控,何不关爱你我所能关爱,呵护你我所能呵护,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


随想若干,希冀不论疫情何时结束,仍会求真求诚,继续作为一名法律合规人坚韧前行,同时不忘身边的小美好,是为永恒。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