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年初,当欧美因为近乎纵容的多样化包容与民主,最终不得不伤痕累累,蹒跚步入类似中国于2020年2月初开始的封闭状态,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与中欧投资协定签署,似是老天爷不忍蓝星子民因新冠疫情一年的重创撕裂而给蓝星子民的一抹亮色。大家终于在一年内有了些许喘息乃至快乐与憧憬的小理由,虽然很微弱也许还很可能无法持久。


于是乎,神州大地各种新年献词铺天盖地,然择样拜读之,除了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文采依然之外,多数新年献词用词造句之拧巴干涩,折射出一则VUCA时代下大家终因疲惫而文思变得艰涩;二则可能如笔者自嘲:每天学英语,用英语,仍然无法得心应手,反而是用中文思考与码字能力成了牺牲品, 《读书》太有必要。


已经过去的一年中,笔者不时在想:VUCA时代已有些年头,随着数字化进程日益加速再加速,大家于海量的数据中或被误导或错误信息所折腾,或为片段真知灼见而兴奋庆幸,虽然许多时候那些片段最终被证明只是小舢板,难避最终被浊浪吞噬之命运。身处浊浪怒海,大家只能加速再加速,拼命吸取数字化媒介例如智能手机上传播的各种各样信息,囫囵吞咽,消化与否不知道,关键是个快字!有时一人望向窗外,忽然想笑:数字化时代,除了儿女情长卿卿我我之事,再也找不到希望速度慢的事儿。


既然无法掌控外界而时常无力,何不求诸于内心努力找寻些法律人的小快乐呢?虽然后天工作日,作为打工人,仍然得像小马哥肩扛AK-47一样冲向法律人的战场。然即便是战斗,何不也像小马哥嘴角叼根火柴棍儿,拥抱些生活中的小快活呢?是以码字,叨叙些笔者于2021年一些不正经与正经的计划。


一、吃


疫情肆虐一年,加之朋友群、同学群里各种乱调,太过糟心而伤感,幸好不时有美食相伴。除了新荣记、荣小馆、潮好味、新顺记、利苑、Pane e Vino等一众老地方外,重换新颜的甬府尊鲜一不小心再度邂逅后便不时流连。犹记去年八月与领导大姐吃饭,作为资深吃货,大姐听笔者推荐夹了片卤猪肝,醇香加软硬适中的口感,点头称道,举杯来个吃货互敬,再加一杯红酒,白日的辛劳顿消大半。再到年末,托一位同事于宁夏开饭店的朋友冷冻快递来一支宁夏滩羊羊腿,承蒙岳父精心烹制,带回家下碗羊肉面,撒几小块鲜辣椒,一丝膻气没有,肉纤维纹理清晰,入口即化,一如读到一份条分缕析、切中要点的法律意见书。浓郁羊油将刀削面与面汤浸透得香气扑鼻,鲜到汤底,一碗而尽,大呼:痛快!回首2020,开心的日子不多,从而这些大快朵颐的时刻常记心间,不时回味。


于法律人来说,高强度、高压力及高对抗一直是工作常态。人乃平衡性动物,极度紧张辛劳之后,寻找美食作为宣泄与慰藉,变成为合乎人性亦不无睿智的选择,笔者亦如此。2021年寻思着,在原有台州、宁夏及家乡安徽芜湖既有的美味食材供应链基础上,拓展下中华美食至今屹立不倒的宝地——广东潮汕地区的美食与美饮,包括但不限于:凤凰单枞、鸭屎香等靓茶,还有那南澳岛第一刀紫菜……希冀这些美味食材,能于笔者跋涉2021年工作与生活山海疲惫之时,聊以喘口气、续口命,再为人间美好而敬业打拼。


二、喝与抽


老天有眼,高强度的不停顿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与同样高强度的周六与周日码字与自我研修时间中,嵌着一个放松美妙的周五晚上——最适合喝酒与抽茄的时间。酒精于人类之弊害毋容讳言,然微醺后带来的视野朗阔与思维频率加快,亦为人生稀缺,除非谁想永远按部就班,循规蹈矩,活得像枚如“卒”棋子。周五傍晚,下车与司机道别,一边打开手机随机播放自己收藏的音乐,一边开一支心仪的红酒,就着几样精致的小菜,自斟自饮,想想一周工作生活中遇到过或处理过的人、事、问题、争议及交易,或为自我思考之欠缺有待下次改进,深闷一口,让单宁于喉头处扩散蔓延;或为团队之成长欣慰而一饮而尽。酒香入鼻,单宁入喉,视野开始变得朗阔,思维变得欢快富有灵气而跳跃,对于一些专业问题或生活问题的回想与感喟,豁然变得更加精准、深度而无限度接近真实,从而一周身体的疲惫缓缓卸下。酒至微醺,切一支茄,让雪茄烟叶最原始也最醇厚的烟味与酒香于口中充分融合,可以思考起固定第二日上午的码字问题。一支红酒,一支茄,几首经典音乐,无需其它任何东西,笔者已回到真我。


2020年喝了许多支不错的红酒,抽了库存的几盒高希霸;2021年刚给自己换了酒商,并期望疫情终究归于平稳,全球雪茄供应链能够恢复,只因库存无多,平日里已掺带着某夫雪茄一起抽,还是希望于每个周五的夜晚,在浸满全身的单宁与雪茄香气中做回真正的自我,想清楚某些不论专业或生活的问题,码些求真的字。


三、听


过去一年疫情严重时滞于家中办公,听音乐的时间骤然变得充分乃至阔绰,从而有时间作为一名老家伙在各大曲库翻找以前的老歌还有原唱原曲,听了许多日本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J-Pop。其中对于稻垣润一这一霓虹国上世纪80年代邦乐顶尖代表者再度痴迷。他的音乐非常感性,曲调优美上口,然起承转合学唱难度极高。聆听一首首美妙天籁,恍惚中忆起那个不遥远国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荣光,富有东方神韵的精致生活,一切井井有条,对比当下全社会的佛系,恍若昨日,然昨日已无法重来。有趣之点其一在于:绝大多数的J-Pop,于粤语乃至伴随国语版皆有翻唱,其后再转播至大陆,大赚特赚,极大程度地缓解了大陆上世纪七十、八十、九十年代年轻人的青春期心灵饥渴。霓虹国这种曲线影响,倒与大陆当年借助香港做转口贸易,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有趣之点其二在于:随着前述音乐听得越来越多,貌似得到一些感性提示,于去年年初刚增加的霓虹国法域法律合规部同事的沟通交流,亦从初期的拘谨与低效而变得顺畅起来。笔者不禁感慨:音乐真是种强大的能够推倒人心之无形墙的力量,即便只是流行音乐。


2021年,作为一名老家伙,仍然希望于繁忙富有挑战性的工作之余,能够多多涉猎更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从某种程度上说,音乐代表一种想象,而不论是童年、青年或老年,不听音乐终究是件满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生于当下,受限于人类生活,多听感性音乐,换个情绪、背景及思路,总是件值得投资与坚持的生活乐趣。


四、读


聊完不正经的吃喝玩乐,来聊聊法律人的正经,先说阅读。


过去一年,除了固定的每周一期的Economist(经济学人),读了十本专业书籍,内容涉及公司法、并购、反垄断法、外商直接投资法、税法。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清澄君即张巍先生的《资本的规则》(I)与《资本的规则》(II),对于美国公司法、证券法、并购,确属信手拈来,徐徐道之,功力深厚;与笔者同为律商联讯专栏作者的张伟华先生惠赠新著《并购之道》亦是条分缕析,抓住了并购实务界的一系列“痛点”、“难点”、“敏感点”及“堵点”。除此之外,还有澳大利亚彼得·哈里斯先生所著《公司税务原理——结构、政策与实践》。这本书比较艰涩。研读之余,笔者亦问自己:是否该再加深下对于公司财务的进一步深入了解,方能了解公司税法其中精妙?另,2020年托于英美求学的mentees买了一些美国原版的进出口管制与制裁的书,持续研读中。读读原版英美执法手册,再读读专家评述乃至非美国作者对于美国进出口管制与制裁制度与实践的批评,才逐渐廊清美国进出口管制与制裁的庞杂体系并逐步积累起了专业感觉,顿悟:对于中国法域下的法律人,读微信看微博,是完全无法比较到位地了解相关异地法域实务领域的,最笨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读原版自带框架与体系的著作加上充分利用丰富的互联网智识资源,因为自身没有框架与体系,只能借助专家的原版著述帮助建立此等框架与体系,否则只能是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2021年,为帮助公司部门伙伴们持续精进,于原有LexisNexis中国法域模块的基础上,增加购买了Lexis Advance、Lexis Practical Guidance及 Law 360,希冀北亚区(大中华区、韩国及日本)法律部伙伴们能够更为迅速、深入及精准(精准源于原版)地了解国际商事法律实务界的最新发展动态与智识积累。北亚区法律部的伙伴们都很年轻,富有才华,继续充分浸泡在这些国际商事法律实务界的一流资源库里,加之自身牢牢站立的中国法域智识,最终成就为能够熟稔国际主流商事法律实务的真正涉外法律才俊,而非仅狭隘地知晓中国法智识,至少不会成为懵逼或杠精。既然号召伙伴们一直泡,笔者个人把自己扔进国际商事法律实务的大缸,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又是一年研习的辛劳。


五、写


在律商联讯(LexisNexis China)编辑Donna(刘丁香)老师、同为专栏作者的王音总及其他各位师友的鼓励下,笔者坚持为律商联讯(LexisNexis China)的《总法“悦”法》专栏写稿四载,数十篇小文遍及公司法律合规部、作为公司管理层一员的法总应具备的领导力、反垄断、并购及其它法律实务领域的方方面面。据Donna老师反馈,读者反响尚可。然笔者于2020年10月底在P大与P大法学院杨晓雷院长的一席痛饮餐叙畅谈,倒使得笔者不时陷入沉思。席间,晓雷院长聊起了苏力先生的一些学术思想与文字。约二十多年前,苏力先生的学术思想与文字曾让仍然在就读法学院的笔者激动得像中学时代收集张国荣、谭咏麟卡带一样,购买所有苏力先生的著述,遍寻图书馆,寻觅所有苏力先生文章来读,并为之赞叹。虽然苏力先生作为学成于美国归国后发起中国法学界一系列自我反思的主将,然于当时乃至现在多半时候仍然是自己与自己玩的中国法学界,苏力先生与一众富有情怀的学者发起的强力但清新的学术思辨风潮,于某些“饭碗法学研究者”和/或“学阀”那里始终并非主流,貌似动了大家几十年一直端着的“铁饭碗”与奶酪。面对诸多责难不公,苏力先生仍然淡然处之,因为坚信:真理仍在自己手中,即便不容于芸芸众生。此等铮铮傲骨与学术风范,让人永远敬仰!


笔者极度才疏学浅,然上述真正学者风范仍对笔者影响莫大。码字行文,至少得求真,否则善美均为扯谈,因为前提都已失真,遑论善与美?2021年,笔者还是愿意去多写写公司法律合规部的实战场景,亦会对于一直研修不已的外商直接投资法律实务、反垄断法、公司与并购以及税法码些心得体会,肯定不深刻,但绝对都是法律运用于商业实践的真实图景与深度观察;进而,还是希望更多地能够码些能够将法律合规之“术”与法律合规之“道”紧密结合的东东,一些热心读者朋友的真诚反馈,亦让笔者决意要更加注重前述紧密结合,以避“忽略任何一端,皆会一脚踩空”之虞。


六、做


作为法总,职业生命的关键之一在于:下地干活,腿要勤快,手不能凉。2020年公司总体应对疫情非常出色,已充分反映在三张表中;2021年,亦有于非常不确定的外部环境下雄心勃勃之计划,如何更好地确保北亚区五大不同法域之间无缝对接,并且共同面对跨多个法域的共同性法律与合规问题;如何真正帮助业务部门实现合规前提下最大化商业利益,又如何与业务部门协作助力公司治理机构提升,如何确保伙伴们更加成熟与老辣,都是近来一直萦绕其中的问题。每一年的业绩,都是薄薄几张PPT,但每张PPT后都隐含着数量众多的已交割项目、已解决问题、已签署文本及已解决的争议。


一如笔者于其它小文所述,合规于中国商业公司(包括但不限于跨国公司于中国的子公司和/或关联公司拟)的地位增加,只会是单程火车,即: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富有挑战性,且合规内容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例如反垄断。对于此等加量加深不加人的挑战性局面,如何高效利用内部法律合规资源加精明利用外部律所资源,都会继续成为热点话题,但具有新的调调与内涵。


近几日,随着最高院一系列司法解释文件的立、改、废,照例法律实务圈又开始哀叹。其实,法律人的世界里何曾有过容易二字?一日学法,终身学习,便是法律人共同的宿命。宿命如此,何不学“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肩扛AK-47, 口含火柴棍,拥抱些生活中的小快活小乐趣,只为顺利走完法律人的又一年。行文至此,笔者艳羡地看着玻璃窗那边画室里的闺女。她可以凭她的兴趣,携一抹纯真,于画布上挥洒自己的灵感与才华,尽情享受儿童的特权与奢侈。

                                                                                           

2021年1月2日作于陪闺女画画时

沈悦志

德国汉高集团北亚区(大中华区、韩国及日本)总法律顾问

德国汉高集团大中华区执行委员会委员


  • 邮箱:victor.shen@henkel.com
  • 微信:victorshen_2020
  • 电话:86-21-2891-8140

专栏作者沈悦志,资深总法律顾问,拥有逾十九年的跨国公司法律事务管理经验,任职德国汉高集团至今已逾十三年,期间带领团队处理了数目众多且纷繁复杂的跨境或国内公司重组、业务剥离、并购、劳动、反垄断、税务、海关、争议解决、政府事务、合规及公司治理等法律事务或项目,并于2015年被ALB评选为首届中国最佳总法律顾问之一; 此后于2018年与2019年被钱伯斯评为“大中华区最具影响力的总法律顾问(25位)并多年连续入选Legal 500 GC Powerist。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