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朱浩江,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法律部副总监。在20多年职业发展历程中,从一名普通的软件工程师成长为业内知名知识产权经理人,同时拥有上海大学工学学士学位和复旦大学法律硕士学位,兼具法律职业资格和专利代理人资格,先后供职于上海电信公司、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曾获得中国杰出知识产权经理人等荣誉,所带领的上汽通用汽车法律部曾获得中国杰出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团队、ALB最佳公司法务团队TOP15 China In-House Team、LEGAL500 GC Powerlist China Teams等荣誉。


“打开平板、手机APP、开启电脑就进入办公状态。”


2020年2月,朱浩江在家中开启远程办公的模式,虽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给工作造成了很多限制,但由于较为成熟的远程办公机制,公司法律部运转十分顺畅。这是得益于着眼未来发展的布局,而“预见未来”一直是朱浩江职业发展的一个鲜明特征。


“遇见才能预见,转型源于热爱”

“正是大学期间遇见的那些法学老师,我才可能预见到中国‘入世’后知识产权的职业前景“,朱浩江凭着自己的工科背景转型为一名“跨界”的知产经理人。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恰逢中国“入世”谈判的关键时期,TRIPS协议等相关的知识产权话题亦成为各大高校师生之间探讨和研究的热点。当时,就读于上海大学计算机系的朱浩江在辅修知识产权双学科,而当时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是全国首批设立的知识产权之一,汇集了陶鑫良教授等知识产权界“大牛”。


“回到1997年来看,这些老师的意识是非常超前的,他们鼓励理工科学生去学习和从事知识产权工作,而很多老师本身就兼备技术与法律的双重背景。”这让带着兴趣站在法律门前的朱浩江意识到,除了成为“码农”,人生的第二曲线“法律人”亦成为一种可能。


工作后恰逢复旦大学招收第一届法律硕士,朱浩江凭借本科时期积淀的法学功底顺利通过入学考试,开启了为期三年的法律硕士历程,并在毕业后将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和专利代理人资格证书收入囊中。回顾这段学习历程,或许是心中对法学“热爱”支撑他度过三年“痛并快乐着”的日子,而此时的他已经为向法律行业转型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结束了近五年的软件工程师生涯后,朱浩江进入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发展部法律室,完成了向法律人的转型,而之后他怀着对制造型企业的向往以及汽车工业的向往加入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法律部,这一次,他坚守了十五年。





——工作应该是80%用来解决今天的问题,20%为明天做准备。




谈及“十多年磨一剑”的这份执着与坚持,他把原因归结为“对汽车行业的热爱以及对法律专业的专注”:“热爱是每个人成长的驱动力,我从小就喜欢看F1比赛,喜欢聆听引擎的轰鸣声,当时的麦克拉伦车队和塞纳是我最喜欢的车队和车手。过去的十几年是中国汽车行业高速发展的岁月,对于能够有机会作为法律人参与其中是非常幸运的。”


虽然朱浩江已步入不惑之年,但他身上仍然可见那份活力与朝气,他对于汽车行业、法律行业未来发发生的变革依然充满期待,“从新能源、车联网到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法律人未来在跨界业务上将有更加广阔的前景,而作为法律人有机会亲历这些变化无疑是幸运的。”  


“从翻译官到指路人,多10%拥抱无界未来”

在朱浩江看来,公司法律部在公司经营活动中需要扮演好三种角色,即“法律服务提供者、公司治理守护者、商业决策参与者。与外部律师相比,公司法律人更应当扮演好“翻译官”的角色,甚至达到“指路人”的状态,做出综合法律、技术、商业三方面的判断,为公司管理层提供能够在最大程度降低法律风险的基础上促成交易的方案。





——法务不能满足于当外部律师法律意见的搬运工,不仅要提示风险,更要提示这风险是“红线”还是“灰色面”,要如何一步步将风险降低。




公司法律人作为“翻译官”,要能够灵活地将商业、技术、法律语言中进行转换,对内部客户讲“人话”,对法律人员讲专业的“法言法语”,这种无缝切换的能力是需要经过长期训练才能实现的。“公司法律人需要与业务、技术人员在同一个频道上进行对话。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提倡公司法律人要比业务人员更懂业务,鼓励部门成员尽力去深入了解各类业务流程、技术特点,唯有真正理解商业模式、技术特点才能真正提供有价值的法律意见,为公司的业务发展保驾护航。”


为此,上汽通用法律部一直致力于搭建法律部与业务部门、技术部门良好的双向合作关系。“我们不仅主动走出去给业务部门、技术部门进行专题的法律培训,也会邀请业务部门、技术部门到法律部介绍技术、业务、产品,尤其是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法律人除了需要更新迭代法律知识之外,更需要快速迭代业务、技术、产品知识,而公司内的技术、业务、产品大牛就是我们最好的老师。”


在日常工作,朱浩江经常鼓励法律部成员“多10%”。“多10%最早是在我们的别克昂科威车型上市时所提出的一种精神,我发现这种精神对于法律工作尤其适用。公司法律人容易自己设定很多边界,往往认为这个是技术问题,那个是商业问题,而那些能够日常工作中打破固有的边界,多做一些看起来是越界的工作,日积月累之后,多10%就将成为你不同于其他法律人的红利。”





 ——公司法务要获得职业发展的新高度,就不能囿于“法务”,要懂得更多的东西。




在朱浩江看来,“翻译官”只是一个基础,作为公司法律人更重要需要从理解商业技术的“翻译官”到提出解决方案的“指路人”。公司法律人与外部律师相比其特点就在于对业务的熟悉,能够在平衡商业风险和商业利益的前提下给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公司需要的是热爱解决问题的人,在“非黑即白”的问题上给出法律意见仅仅是法律人的基础工作,而公司法律人真正的价值则在于对灰度问题的的把握,能否在一些商业、技术、法律的不确定性问题上给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技术驱动法律,让法律人做更有价值的业务”

英国作家理查·萨斯金在《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中描绘了一个法律服务的未来世界,也启发了朱浩江及其团队思考公司法律人如何拥抱科技,并探索“互联网+法律”的应用场景。如果说从翻译官到指路人体现的是公司法律人的专业技能,而以技术驱动法律工作的发展路径则更多体现的是公司法律人的工作效率。


计算机相对于人而言更适合对确定性的问题进行解答,公司法律人工作中那些重复性、具有确定性结论的工作交给计算机完成往往更具有效率,而与此同时公司法律人将有更多的时间从事那些不确定的、具有灰度特点的法律事务。





——在招聘时,我考察10年以上职业经历的应聘者,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有没有好奇心。




为此,朱浩江带领团队一方面尝试利用数据库、流程平台、经验分享平台这三大类平台,采用标准化、系统化、网络化等手段提升法律工作效率,将员工从繁琐的日常文案工作中解放出来,让法律人做更有价值的业务;另一方面他也经常鼓励团队成员探索哪些法律事务使用计算机技术完成,在经过技术的过滤后,一步步实现朱浩江所说的“把重复性、机械性、确定性的事务交还给机器,让法律人去做更有价值的事”,“另外,我们特别鼓励法律人分享各自的经验。移动互联时代的法律部需逐渐打破了经验作为个人财富的桎梏,形成团队合力和未来成长力。让团队成员更有价值感、新鲜感和获得感。”也正是在高效率和高价值的指引下,上汽通用汽车法律部建立了相对成熟的远程办公机制,可以应对疫情这一类突发情况。


“授权与责任,法律人在自由的环境中施展才能”

在与朱浩江的对话过程中,“自由”、“责任”是出现频率很高的用语,感受到他对于员工尤其是年轻员工成长的关注。朱浩江非常认同奈飞文化手册中对于自由、责任的观点,自由和责任的核心就是要将权力还给员工,让他们在自由的环境中充分地施展自己的能力,履行自己的责任。





——我们对团队成员充分授权,成员犯错了,我来承担相应责任,没有担责的授权都是假授权。




对于上汽通用汽车的法律人,朱浩江更多地是信任和鼓励:这是一个有责任感有温度的团队,每一个人都很有特点,有很强的专业能力,只要给予每个人自由和授权,他们将不辜负这份信任。为此,部门管理团队进行更充分的授权,让每一个公司法律人独立从事相关业务,所有的责任和后果由部门管理团队来承担。通过这种“授权-责任”模式在给予年轻法律人很大的自由空间的同时也消除了他们畏手畏脚的后顾之忧。另外通过建立部门导师机制,帮助年轻法律顾问在专业上得到提升;通过推行双轨制让法律人在管理岗位之外多一种专业化道路的晋升空间。


在兴趣爱好一栏里,朱浩江写着“旅行、摄影、运动、阅读,去未知世界探索,用影像记录人生”。他是一个具有较广视角的法律人,他对很多事情的预判,也许正是来自于“功夫在诗外”——跳出工科成为知产经理人,跳出法律部促成公司的战略发展,跳出工作书写自己丰盈的人生。





--给年轻法务人的建议--


1.常怀感恩之心;

2.学会宽容,凡事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3.热爱你的热爱,对公司的产品服务以及所处的行业有一种持久的激情;

4.找到自己独一无二的特性;

5.平衡好工作与生活;

6.多读书,尤其是新思想、新技术方面的书籍;

7.开拓第一职业之外的第二曲线,可以是兴趣爱好,也可以是第二技能。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