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教科书级的法律大咖,他拥有难以复制的人生经历; 

我们琢磨他的职业决策,到底如何规划和实际走出来的。

JK罗琳借《哈利波特》转变人生,留下金句:“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人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放在法务圈,这句话可以解读为:“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人的,既需要我们高于常人的专业能力,又需要我们超越常人的理智选择。” 。在职业路径的选择上,毕业后从事什么工作,非常难选,工作两年后继续研修哪个方向,也很难选。

 

西小虹先生简历:

  • 本科专业:北京大学 文学学士 英语文学学士

  • 投身法律:北京大学 法学硕士 国际经济法,师从芮沐先生

  • 毕业去哪,选择入企业:香港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法律顾问(集团的第一个法律顾问)

  • 放弃MBA,选择赴剑桥从本科开始继续深造法律:英国剑桥大学荣誉文学士(法律)及文学硕士(法律)1949年建国以来第一个取得剑桥法学学士学位的中国大陆留学生

  • 进入律所:香港林大伟律师事务所中国法律及国际商业顾问

  • 放弃成为律师,选择重回企业:杜邦公司亚太区资深法律顾问

  • 抓住机遇,选择从专业岗转入综合岗:杜邦纺织与室内饰材(香港)有限公司(并入全球最大私人公司科氏工业集团后更名为“英威达国际有限公司”)亚太区合并收购总监

  • 选择进入管理岗,主导杭州机场、珠海机场等重大合作谈判:香港机场管理局中国业务总经理

  • 选择加入民营企业:中电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特别顾问、中电电气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

  • 为家人回到北京,选择再入央企: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并兼任中国化工农化总公司总法律顾问

  • 离开体制,选择再次回到民营企业:中电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兼海外业务CEO。

  • 选择自由地做些想做的事情:颂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一、选择MBA还是选择法律深造


电影《返老还童》说:“我们的生命被机缘所定义,即使是那些我们错过的。”

 

1989年,西小虹先生在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任法律顾问,时值97回归在即·,每个在香港的大陆人都面临着不同的选择,对于学习法律的西小虹先生来说,到底是去海外读MBA,还是继续深造法律?再深一步,从差异化角度思考,到时无论在大陆还是在香港,既懂普通法、又懂中国法的律师将是凤毛麟角,一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首先,当时已经取得中国律师资格在香港工作的屈指可数,而香港的律师还没有一个取得中国律师资格。西小虹先生选择继续深造法律,判断标准简单而明晰:将二者集于一身。

 

接着,大陆人要想成为香港律师,必须在香港或者其他普通法国家或地区用3-4年取得第一学位为法学的本科学历,并花至少1年考 PCLL 即执业试,再完成2年的律所实习,这个过程至少需要5-6年。为此,已经取得法律研究生学历的西小虹先生选择放弃取得更高的法律学位而重新再读法律本科,并在两年内修满指定学分,于1993年及1997年分别获得英国剑桥大学荣誉文学士(法律)和文学硕士(法律),成为1949年建国以来第一个取得剑桥法学学士学位的中国大陆留学生。

 

但是,在香港林大伟律师事务所任职中国法律及国际商业顾问期间,却人算不如天算地遇到林先生退休、律所出售,这时,西小虹先生到底是转所,还是继续留任呢?自我定位,不想成为一个Nice to have的律师,而有志于成为一个公司Must have的角色,至此决定重回企业,并作为杜邦公司成立近200年的第一位中国律师,担任亚太区资深法律顾问。十年后,西小虹先生成为杜邦同事眼中那个“最不像律师的律师”,最懂业务的法律人。在此期间,他还获得了杜邦全球法律最高奖“金鹰奖”(个人)和全球最高营销奖提名(团队)。

 

我问西小虹先生:“当年如果选择海外求学MBA,不是更快转型成为商业人?”

 

西小虹先生表示,不一定!我后来思考,确实,进入央企、私营、跨国外资、民营,在各大类型组织中担任不同职位再出任法总,不仅在过程中累积了更多的经验,而且能成为GM,甚至董事长的重要准备和铺垫,比单纯法务或者MBA毕业求职营销岗再一级级上升来得更快,更与众不同

 

二、选择法务还是选择超越法务


电影《黑鹰降落》说:“你现在所做的是改变现状的关键。”

 

在中国,一个企业的总经理,一般都是营销岗位提拔上来的,业绩容易衡量。现在,某些上市公司有财务总升任总经理的,或者某些科技公司有技术总升任总经理的。但真的少有法总成为总经理的,为什么?试想一下,虽然法总经常和业务人员一起工作,但毕竟只是外围旁观的支持角色,而非深入经办,怎么能说服整个公司,法务是精通业务的呢。毕竟总经理的身份,需要即防御风险,又主动出击赢取商机,更要熟知业务流程的各大环节。

 

西小虹先生为所有法务尝试出了一种可能性。

 

在杜邦工作多年之际,西小虹先生一直是“最不像律师的律师”的存在,对杜邦纺织业务已熟知。这时,迎来了一个机会,公司内部竞岗,并购部!并购这个工作职责即能精通业务全流程,又需要大量的法律知识和经验。并且,这不再是一个成本中心岗位,而是一个利润中心职责。西小虹先生成功争取到这次转岗,从此开始涉足公司核心业务。

 

后来,西小虹先生在香港机场管理局担任中国业务总经理(曾经同时获得两个“行政总裁最佳员工奖”)、中电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特别顾问、中电电气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化工做到总法律顾问(曾经获得“总经理嘉奖令”),弯道超车比杜邦曾经的领导更快。人生一路契机很多,面对选还是不选,到底怎么选?

 

西小虹先生回想在杜邦的时候,他就长期为内部员工做《目标发展》的职业规划课程,他一直在思考法务这个职业的终极发展目标。电影《刀锋》中说:如果工作没有目标,那就不是工作。 为什么西小虹先生能够在前十年稳定而缓慢的职业发展后,却在后期加速转型呢?必须永远心中保有对标目标,在过程中不断灵活调整。

 

我要澄清一下,并不是建议法务们遇到瓶颈就思考转做业务。毕竟很少人能做到西小虹先生至今近30年保持的国内外纠纷解决纪录全胜,有时,“孤独求败”容易促使大家思考是否要另辟蹊径,彻底转型。

 


三、选择继续在央企长袖善舞还是选择去民营砥砺前行


电影《勇敢的心》说:”人们追随勇敢者,而不是位高者。“

 

高处不胜寒,干久了,真的很难脱离。这里并非指的是对权力地位的诉求,而是放下姿态的勇气。西小虹先生笑称自己现在担任颂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但是过往的第一手经验已经涵盖了项目从概念提出、到合作谈判、到项目建设、到运营监督、甚至出现拆伙、需要清算破产,由生到终,全都实干过。

 

西小虹先生有个三圈理论帮助选择时的自我定位。三个圈分别为:喜欢、擅长、社会买单。很多读过商学院的人,都知道选择即喜欢,又擅长领域从事职业的重要性,但很多人忽视社会买单的决定作用。三者交集即为未来发展方向。

 

更重要的是,这个交集并非只有一个!可能一开始就有多个可拱挑选,甚至在职业发展过程中,随着时空的转换,又逐渐形成新的交集,有待不断地自我识别,自我重定位。

 

末尾插一曲,西总在业界成熟人士中也有很多粉丝,包括公司法务联盟早期创办人马强和王刚,尤其王刚,他到处分享时也不忘转卖从西总那里学来的经验,“很多时候,法务合规部门作为企业成本中心和灭火部门这一个观点一直变态地流行着,但是,正如杜邦、中国化工前法总西小虹提醒的那样,我们在帮公司业务部门降低法律风险的同时,就是在为公司获得利益!西总的启发在于矫正我们很多人的直觉盲点,价值贡献其实有阴阳两种模式,直接创造利润型(现金流水增加为阳)和减少损失型(风险成本减低为阴)。高超的管理层和吃过大亏的业务层都会认识到阴阳相生,方才完整(打个比方,不仅看到太阳的光明,也要看到月光的滋润,缺一便塑造不出地球)。”,可见,各方对西总的欣赏和追捧那是相当的厉害。

 

最后:寄 语


电影《盗梦空间》说:”别害怕去做更大的梦!“

 

每个法务人,人生中的无数次选择,用科学的方法去选择,但无论怎么选择,不要忘记,永远别害怕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永远别害怕去成就更与众不同的自己!

点赞(1)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