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琦


南京大学法律硕士,现任先声药业集团法务总监、公司律师事务部主任。从业十年来,先后在毕马威、南京地方法院、商务局及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从事审计、民商事诉讼/仲裁、IPO、再融资、外商投资、境外劳务和工程、境内外投并、重组、资本规划工作,具有鲜明的法律、财税复合背景和丰富的实操经验。





崔琦是一位具有法律、财税复合背景的法律人,而他的职业经历可以用“圆”来形容:以商事法律领域为中心,扮演过会计师、律师、法官、政府商务局公务员、公司法务等多种职业身份。


在这个“圆”里,崔琦构建了一整套商事法律领域的多视角知识、技能体系,成为很多法律新人的“职业导师”,而崔老师一开口讲课,总能惊呆台下的小伙伴:“这个老师怎么什么都懂啊?!”




毕马威“镀金”

2009年,崔琦研究生毕业,但他并不急着到律所“报到”,而是做了一个饶有趣味的职业选择:进入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KPMG),做上了一份审计工作。


“对法学院的毕业生来说,这是个不太常规的职业选择,当时的目的在于通过四大的工作,拓展财务视野,培养财务思维,从后来的结果来看,这样的选择算的上是颇具前瞻。在之后的工作生涯中,认识和接触过的有过四大经历的法律从业人员也是寥寥无几。”在不断与数字、流程打交道之后,崔琦感觉自己扩展了职业视野,也逐渐培养起财税思维。


带着从毕马威镀的这层“金”,崔琦才正式踏入律师江湖,闯进了非诉与投行领域,继续磨练法律和财税复合运用的能力。


在崔琦看来,商事法律业务不可避免地要大量涉及财税问题,想要做好商事法律业务,财务水平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在看到《证券法》第十五条规定“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筹集的资金,不得用于弥补亏损和非生产性支出。”的时候,结合财务常识,很快可以得出结论——这在会计上本来就不具有可行性。而类似的情况,崔琦在随后的工作中处理各类法律业务时经常遇到,以财务背景和经历为契机,能够帮助他游刃有余触类旁通的给出解决方案。


而在业务上,崔琦也很早就发现了业务和交易需要通盘全局考虑,包括法律、财务、业务等多方面均需要综合权衡。他从北纬通信重组方案失败、国投中鲁重组方案失败中读到了法律上没有瑕疵,却因为无现金流支持缴纳个人所得税导致失败的“商事交易的红线”,他从非居民企业间接转让财产企业所得税的国税总局698号文、7号公告和儿童投资主基金诉杭州市西湖区国税局税务征收案中读到了即便是法律上已经完成交割的交易,仍然要面对的“重大交易隐患”。


在某个重大无先例,同时涉及境内外上市公司的VIE结构的投并项目中,崔琦担任项目境内的法务负责人。交易推进的过程中,各方谈判比较艰难,项目协议和文件数十易其稿。


在交易过程中,国税总局7号公告已经生效,整体交易结构基本已经落入了7号公告关于非居民企业间接转让股权企业所得税的规范内,且不太符合安全港等相关例外原则和条款。但交易过程中并没有人直接提示按照7号公告规定,可能面临的境内付款方作为扣缴义务人的代扣缴义务,以及一旦未主动报告可能的后果。正是在崔琦的主动提示和坚持下,项目如期进行了报告。


在某个ODI(对外直接投资)备案存在重大疑难历史遗留问题,外部律师已经认定无法处理而陷入死局的情况下,崔琦从立法背景、更新迭代、实践操作、民营企业扶持政策导向等多个角度着手,经过多轮次沟通协调和方案制定,最终获得了监管部门的认可和支持,其圆满结局尚属国内首例。


“从法务岗位职能来看,交易结构和税筹等问题并非是本职工作,但从整体风险和项目推进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广义上的‘本职工作’,某种意义上也是法务主动作为的体现。”正是因为四大、法院、政府部门等复合职业经历,崔琦早早跳出了法务工作的桎梏。崔琦认为,“法务远不是审审合同,提两句不疼不痒的风险,起草几份协议,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投诉,去法院立个案,开个庭,拿个判决,有事打电话催催律师要个材料或者出个意见那么简单。”



构建多视角知识体系的“笨办法”

“会计师、律师、法官、政府公务员和法务是从不同的角度、心态、身份来看同一个法律问题。”在崔琦看来,会计师从财税角度、律师从服务客户思维、法官从裁判视野,政府机关从行政审批和监管的方向,法务从商业运作目的去审视法律问题,以上的综合经历,给了他在处理法律问题时全新的广阔视角。


在崔琦看来,商事法律业务中的很多条款,其目的往往是为了符合监管、会计处理、税务负担等要求而设定,这些条款的最终使用人往往是投行、会计师、监管部门,恰巧不是法院或仲裁。换句话说,这些条款很少经过司法裁判的考验,其效力、履行往往存在想当然的情况,而只有从多个不同的视角反复审视同一问题,才能发现其中隐藏的风险点。


比如,优先清算权、反稀释这些条款,虽然写在了SPA和SHA里,在现行司法框架下,发生纠纷时候真的能够得到法院支持?如果不能,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替代措施能保证公司利益?即便支持,履行相应条款可能产生的税收负担和风险,是否会弄巧成拙?发现和解决这些问题,都需要有广泛的多视角知识体系作为支撑。


而每次进入一个新视角,都需要调整思维和学习方法。


初入律师职场,崔琦第一次接触IPO时,十分茫然,自己没有相关的经验,“师父”也没有明确的指导。


当时,获取知识和信息尚不如现在这么方便,除了广泛阅读各类书籍和查询资料学习外,他决定额外采用“笨办法”——每天不管多晚,都坚持看完一份招股说明书,看不懂的地方现场查询和问询,直到搞清楚为止,还有不懂的就第二天继续问。同时,把历年来保代培训笔记逐一熟读并结合招股书的具体案例对照分析,然后把所有有价值的法律问题分类汇总整理。


就这样坚持了三个多月,看了100份招股说明书,“之后处理涉及到IPO问题,就是如鱼得水的状态了。”


在律师事务所之后,崔琦进入了法院,他又活用了这种分类学习法。他把办公室积存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人民司法》杂志、各类民商事办案指导和审判手册、统统翻出来,对不同领域、不同情形的审判要点进行分类整理,打通各个知识节点。



在“分类归纳”这个方法下,崔琦还总结出知识储备三要点、知识管理两手抓。在如何储备知识方面,他觉得一方面要“一条道走到黑”,将问题的来龙去脉、上下游知识点及相关领域全部厘清理顺,并且持续保持高度关注、随时更新;另一方面要“贪心”,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想着地里的;最后还要勤做笔记。


说到知识管理,崔琦认为最重要就是知识网络链接和反复炒冷饭。他所说的知识网络链接,其实就是一张思维网图——在具体工作中,能够把看似零碎、分散、独立的知识节点联系在一起,形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络,通过链接,你可以很快通过其他可能相关的知识点将遗忘的节点重新连接起来。


而反复炒冷饭,他常拿英语单词举例:研究显示,彻底记住一个英文单词需要在不同场合重复使用7次。他便把这种理论应用在工作中,将收集整理过的重要和常见知识点在适当时机下变换角度多次运用,才能尽快形成完善的知识网络链接。


正是这一系列“笨办法”,让崔琦很快能在新岗位上快速掌握行业知识和岗位技巧。尝试过会计师、律师、法官、商务局公务员后,崔琦又对自己的职业提出了新想法。



组建十八大以来“南京市首个民企公司律师事务部”


2018年12月,崔琦加盟先声药业法务部。


而崔琦选择先声药业,一方面是看好医药行业长期发展前景,认同先声发展阶段、趋势和未来空间以及企业文化;另一方面,是基于对自己性格、兴趣和职业规划的考虑。


加盟先声药业后,崔琦牵头推动成立公司的律师事务部。经过数月的努力,2019年10月,先声药业成立了十八大以来南京市首个民营企业公司律师事务部。



“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个人职业发展重心从业务和项目的法律负责人的角色,向法务团队和公司职能管理者角色转换的一个标志,也希望以此为契机,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加入我们团队。”显然,崔琦不仅在推动自己在职业生涯上的突破,也在推动公司法务工作实现新的突破。


公司律师事务部目前和法务部合署办公,也正在吸收法务部之外的,如审计、合规、财务等相关部门符合条件的同事加入。“他们以律师身份配合法务部门处理法律业务,也方便为其所在的部门提供法律支持。”崔琦这样解释其中的缘由。


崔琦和先声药业业务和法务部的同事们


在崔琦看来,就职业而言,法务和律师虽然都是法律共同体,但两者差异比较大,可能只有在纯粹的专业领域有较多的交集,而在工作内容、职责和侧重点方面存在较大不同。


法务在企业内部,对行业的了解相对深刻,处理问题时候更多站在商业价值判断和公司全局统筹思考的角度去看,侧重点是与不同的内部部门和外部中介的沟通协调;律师更多是从业务细节和操作实践角度去处理,侧重点是具体业务和项目本身的推进落实。当然这些并不绝对,也有商业价值观和全局观优秀的律师,和细节实操经验丰富的法务。


“风险是一定存在的,业务也是一定要推进的,提出问题而不解决问题的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法务,如何在风险把控和业务推进之间寻求平衡,可能是公司法务职业永恒的主题。”通过崔琦的制度设计,先声的法务同时身兼公司律师的身份。在决策之前,法务的身份更显著一些,在参与项目、交易、争议处理的时候,更多的是站在公司和商业立场的把握。而一旦决策完成,在具体执行和落地的过程中,律师的身份相对明显一些,思考如何设定规划,分配任务,按照时间节点和里程碑推动法律事务处理,确保具体工作节奏和细节质量,并在具体工作中,视不同情况在两种身份之间做出倾向性的切换和调整,以期达到更好的团队工作成效。



给年轻法务人的建议

1.明确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和路径,选择做法务就应当深耕行业,熟悉公司运作和管理,强化自己商业价值和全局观念,锻炼协调沟通等综合能力,在某些意义上这是法务和其他法律共同体,如法官、检察官、律师等的主要区别,不要忽视自己的职业特色和机会,即便以后转行,这也是职业生涯的宝贵积累和日后的竞争力之一。


2.不要盲目攀比,也不用妄自菲薄。很多年轻人可能对比了自己的薪资和律师的创收,或者对比了自己在公司后台的地位和法官检察官的职业尊荣感,觉得法务工作缺乏吸引力或者成就感。就收入而言,法务胜在稳定性,律师行业二八效应比较明显,加上幸存者偏差,导致可能很多人接触的并非是律师行业的普遍情况,而大型企业的法务收入其实也是有相当竞争力的;就职业发展而言,除了刚才提到的职业特色之外,法务胜在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如大型企业的总法律顾问(GC),首席风险官(CRO),可能所负责的不仅是法务职能,还包括了合规、审计、内核稽查等模块,以及上市公司部分涉及风险和法律相关的信息披露等相关业务,至于法务在积累行业和公司运营经验后,凭借符合背景和经历,转岗至业务和管理岗位也并非罕见。


3.珍惜时间,把握机会。年轻人最大的资本就是年轻,在法务的平台,其实有很多可以学习的机会和资源,也有大量发展的机遇,不要只满足于解决眼前的问题,维持生活在舒适区的状态,还是要趁着年轻多学多做,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