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Welegal公司法务联盟





魏子熙 磨铁集团副总裁和董事会秘书

同时兼任磨铁动漫CEO和磨铁娱乐运营管理负责人,曾执业于金杜律师事务所,是国内知名的知识产权领域资深律师,对知识产权交易、投资、资本运营有着非常深入的理解,并对泛娱乐产业投资、资源整合、IP运营和管理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






律师到法务的华丽转身:

做亲历者,而非旁观者




大学毕业后,具有理工科专业背景的魏子熙进入金杜律师事务所专利部,成为了一名专利代理人,后来又加入到知识产权法律事务部,开始从事更多与知识产权商业化相关的法律事务,包括知识产权的规划和咨询的业务、知识产权的许可、以获取知识产权资产为核心的并购交易、公司上市的过程中知识产权问题处理等工作。聊到这次在律所内部的“转型”,魏子熙说道:“2009年开始,中国企业所参与的跨境交易有一个明显趋势,那就是逐步从以获取有形资产为目的转向以无形资产为目的,比如在2009年之前,很多中国交易主要是围绕油田和矿产等有形资产,但是在2009年之后,中国企业产生原来越多以收购无形资产作为主要目的交易。我印象比较深的案例是,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收购了希腊中奢品牌Folli Follie,还有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等,所以当时金杜成立知识产权法律事务部的时候,我向当时负责合伙人表达了非常强烈的加入意愿”。


从专业代理人到知识产权专业律师,在为大量的知识产权交易提供全面法律服务之后,魏子熙的内心有一个愈来愈强烈的声音:那些专业的法律建议和规划,在实践中会呈现出什么样子呢?“作为一个律师,你永远是作为一个企业的伙伴或者一个服务商,你会为你的客户提供很多建议,也协助他们处理很多的交易甚至会协助企业构建内部相关的知识产权制度,但我始终还是觉得法律服务离真正的产业有一定的距离,作为法律服务提供者还是无法完全地深入到这个产业中。”


除了亲自参与到产业中的强烈期待之外,家庭环境的影响也是魏子熙转型进入企业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因。魏子熙的母亲曾经在上市公司从事知识产权管理工作,上一辈人做了很多的工作,经历了中国知识产权的从无到有的过程,其中必然有艰辛,但无疑也有难能可贵的收获。因此,在选择职业方向的时候,魏子熙就特别希望自己能成为中国知识产权这个产业的亲历者,“在接下来面临的时代,知识产权会越来越受到重视,它的价值会被越来越凸显,我很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当中的一员,为它的价值的凸显添砖加瓦,或者贡献我自己的一份力量。”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魏子熙很快就得到了一个进入知识产权产业的机会。当时磨铁集团在开发《悟空传》的真人电影,同时还打算在动画电影等领域进行布局,就是这样的机缘巧合,魏子熙成为了这个项目的负责律师,并凭借优秀的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在项目结束后磨铁集团的创始人向魏子熙发出了加盟邀约,而他欣然接受了这份挑战,离开从毕业就加入且已经工作了九年的金杜,加入磨铁集团。






法务工作新挑战:

迎难而上,积极应对




磨铁集团是一家综合性文化娱乐集团,拥有磨铁图书、磨铁娱乐、磨铁文学、磨铁动漫四大业务板块,曾经策划发行了《明朝那些事儿》、《盗墓笔记》、《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等一系列超级畅销书,其出品的电影《悟空传》、《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飞驰人生》、《少年的你》也大受欢迎。在磨铁集团,魏子熙的工作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主要负责整个磨铁集团的资本业务,包括磨铁集团的融资以及上市的工作,目前磨铁在整个产业链链上已经布局了10多家企业,对外的投资总额2亿以上;二是负责磨铁娱乐和磨铁动漫两大业务板块的运营管理;三是领导整个磨铁集团的法务团队开展法务工作。


开发和孵化全媒体运营的IP,是磨铁集团的重要工作,在这个工作过程中,作为一名法律人,魏子熙也曾遇到过困难和挑战:


1

法律规定滞后于商业实践


著作权是串联起磨铁集团四大板块业务的关键主线,我国的《著作权法》是1990年制定的,最近的一次修正也是在2010年,但是,2010年中国内容市场以及内容的商业模式,和现在完全是不一样的,2010年没有喜马拉雅,没有得到,也没有那么多的公众号。“我们可能甚至无法拿这个法条直接对应到现在的整个商业模式,这个当中其实就留存了很多的解释空间。”法律规定滞后于商业实践,会造成很多法律判断的不确定性,对公司法务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



2

商业模式的快速演进


2010年的磨铁只是一家以图书出版为主的企业,但是2020年的磨铁,已经建立了四大业务板块,公司的商业模式一直在不断演进,这对法务工作也提出了更多时效性的要求。比如一份授权文件,以前只要满足图书出版或者影视制作就可以了,但是随着网络文学、动漫制作、短视频等新的内容形态的出现,法务就必须要与时俱进,要囊括相应新兴商业模式的授权内容。不断快速演进的商业模式,对法务工作的前瞻性以及与业务的同步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

在法律和业务当中寻找平衡点


魏子熙认为,防范风险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识别风险,在这个阶段,律师和法务的作用是一样的,也许角度不同,但都是在披露风险;第二个阶段是应对风险,这个阶段的法务和律师是不同的,律师会尽可能的为客户去揭示风险,为客户提供更多的应对风险的方案,但是法务不仅要提供应对风险的方案,更要做判断和做决策,要给业务更明确的路径,即法务人员必须要在法律和业务当中寻找平衡点,必须要和业务人员一起想办法解决实际问题。


如何应对这个寻找平衡的挑战呢?魏子熙分享了两点经验,一是永远保持学习,不仅是对法律知识的学习,也是对商业模式的学习,甚至是对整个行业的学习;二是需要更加主动深入地了解业务,深入业务会让法务拥有更全面的视野,在思考问题时,法务人员不能满足于和业务人员对话的状态,而是要求自己先变成业务人员本身,站在他们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了解他们的处境和所面临的困难,然后再从法律角度来评估风险,最后去找到平衡点。






法务工作新思路:

始于法律,但不能止于法律




“我一直会跟团队强调维权,我们不是为了维权而维权,一定要思考我们维权的目的是什么?因为知识产权资产是磨铁最核心的资产之一,我们维权的目的就是保障公司知识产权资产的价值,当你明确了目的的时候,你就可能会更理性化的去看待整个维权工作。”魏子熙非常强调法务工作和商业目的的结合,不主张孤立地看待法务工作,而是应该要把法务工作放在一个更全局性的角度去看待,要思考这个法务工作怎样才能促进公司业务的良性发展。


以成功率接近100%的磨铁集团著作权维权工作为例,魏子熙对法务工作有着不一样的思考:


首先,著作权维权是检验合同条款质量和自身知识产权资产价值的一个手段。


著作权的权利划分是通过合同来实现的,在不诉讼的情况下,很难去检验合同条款对著作权保护力度的有效性,通过诉讼以及法院的最终裁判,其实是对现有合同条款的质量以及现有合同保护力度的一个有力验证。同时,著作权维权也是在检验著作权自身的资产价值,因为维权当中会涉及到相关赔偿金额的判断,这个金额一方面是基于商业定价,一方面是法律对知识产权价值的量化和认可,在这个前提下,著作权维权其实就可以看做和公司核心资产价值的对应性体现。


其次,著作权维权还可以为商业模式提供法律支撑。


在内容行业里,商业模式不断更迭和变化,维权的过程其实为商业模式找到很多支撑,也是和业务人员的一种沟通方式,比如,大众认知的侵权和法律认定的侵权可能是存在差异的,那么借助著作权维权工作,会帮助大家梳理清楚侵权行为的边界在哪里,基于这样侵权的认定标准,业务人员和法务人员可以共同构建一个合法、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不要把著作权维权仅仅看作一个诉讼工作,它应该是一个和公司业务以及公司资产价值紧密联系的工作,维权的最终目的不是仅仅为了去获得侵权赔偿,而是为了保障我们的业务能更好推进他们的工作。”魏子熙经常会引导法务团队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去做这项工作?除了赔偿,我们还能获得一些什么?”正是永远带着这些问题去思考法务工作,才能把工作做得更扎实,更容易凸显法务的工作价值。






法务团队新定位:

值得信赖的“副驾驶”




魏子熙非常重视磨铁集团法务团队的建设,同时也对法务团队的定位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我对法务团队的要求,是一定要做业务的副驾驶。” 怎么理解这个“副驾驶”的定位呢?


首先,赛车比赛中,副驾驶也是会开车的,他也是一个很好的司机,法务要做“副驾驶”,就是自己也要熟悉业务,不能被动地等着业务来告知他们的业务情况,而是应该主动去深入了解,这样你才能更客观地清楚整个业务的全貌进而才能做出更好的判断。


其次,副驾驶要和赛车手之间建立信任,在赛车比赛中,当赛车手和副驾驶拿到了一个冠军,那么他们的信任就自然就建立起来了,同样,在企业经营过程中,当法务配合的业务,一起把每份合同妥善履行完毕,把每个项目敲定落地,或者共同赢得一场诉讼的胜利,那么法务和业务之间就会逐步建立信任的基础,并且能够携手去拿到更多的“冠军”,做出更多的成绩。


第三,任何赛车手的副驾驶,他不会永远只会叫赛车手踩刹车,他会帮赛车手寻找最合适的路径,换言之,法务不能一直只是跟业务say no,不能简单去否决业务的路径,而是要帮业务去找到一条风险可控且有效可执行的路径,法务不能只是给业务指出问题,更需要提供解决问题的路径。


熟悉业务、赢得业务的信赖以及给予业务更高效的路径,这是法务团队成为值得信赖的“副驾驶”的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魏子熙认为,除了要担任日常工作中的“副驾驶”角色之外,在危机时刻(如重大疫情),法务团队的贡献力也不容忽视:重大疫情让人们减少了外出的时间,这恰好给法务团队一个比较完整的时间去系统化学习相应的专业知识,了解相应的行业知识,法务可以利用这个很好的窗口期提高自身能力。同时,这次疫情对于内容行业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比如《囧妈》在纯互联网平台播出,这是值得大家去思考的业务变化,针对这种变化,法务团队需要作出怎样的应对,这些都是法务团队表现自身贡献力的最佳时期。


在招聘法务团队成员时,魏子熙会从两个方面进行考虑:


一是基本的能力,包括性格、表达和好奇心。磨铁集团是一个非常注重内容和创意的企业,作为一个法务,一定要有比较好的性格和沟通能力,这样才能跟业务开展更顺畅的合作,同时,磨铁的法务人员一定要有好奇心,因为不管是法律层面还是业务层面,磨铁集团都是处在在日新月异的变化和快速发展当中,有了好奇心,才能有主动不断学习的自我驱动力。


二是基本的法律素养,包括逻辑能力、对法律的理解能力和学习能力。具体而言,就是思考问题的逻辑性是否完整,分析问题是否能做到有法可依和有据可循,以及是否愿意对新事物进行法律研究。


在明确法务团队的定位以及严格挑选团队成员之后,磨铁集团的法务团队已经成长为一支懂业务的强大队伍,时刻为公司业务的发展保驾护航。磨铁集团法务部高级法务经理、磨铁娱乐法务总监车园园说:“就我们公司这几个业务板块来看,特别是娱乐板块,如果想要做好法务工作,必须要特别的懂业务,甚至很多情况下,我们法务像没有实践经验的业务一样,我们只是没有去实践,但其实脑子里是储存着完备的具体业务知识,甚至我们会去参加一些业务分享活动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业务实际情况。我觉得法务是一个要活到老学到老的职业,不仅要学习法律专业知识,也要学习业务,如果不懂业务,合同条款的理解可能会产生偏差,同时也无法帮助业务与对方达成合同。”为了扩展知识储备,提升自身能力,车园园还经常参加法盟组织的各类培训活动,学成之后还在磨铁法务团队内部进行分享,不断提升法务团队的实力,成为名副其实的值得业务信赖的“副驾驶”。




给年轻法务的建议



1.对自己的职业发展要有耐心


魏子熙经常会问团队成员三个问题:“你们喜欢做什么?你们能做什么?你们擅长做什么?”最好的职业人生当然就是这三项合一,这是一个完美的职业规划。但是,对于初入职场的法律人而言,这三项其实是很难合一的,可能你喜欢做的事情未必是你能做的事情,或者你觉得能做的事情其实在领导或者同事眼里还没有做得那么好。面对这种情况,年轻的法律人要有耐心,要做好长期的职业规划,通过不停的自身锻炼,一步一步地去把这三项给统一起来。



2.不要过于追求所谓的正确的职业路径,适合自己便是最好的


不少法律新人就会纠结:应该去做法务还律师?魏子熙认为,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职业路径,每种生活都有得有失,最重要的还是每个人要明白自己想做什么事情,或者说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在企业做法务,你可能会对一个行业更精通,对具体的业务形态理解得更透彻,而律师是一个涉猎面更广的工作,即使现在律师也会有专业化分工,但每天所面对的客户还是不一样的,可能律师对一个法律问题的研究会更深入。所以,年轻的法律人不要一味去追求正确的职业路径,而是要沉淀自己,弄清楚自己的职业目标,基于自己的职业目标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路,就是最正确的职业路径。


点赞(1)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法总荟-企业法务助手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法总荟,企业法务资讯公众号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