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2017年 亚洲法律杂志评选的中国最佳总法律顾问;

也曾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的英语老师;

她去过肯尼亚从事过两年的法律和商务工作;

也曾作为法律专家处理过联合国和海湾战争有关的索赔;

采访樊总之际,她已经在史丹利百得担任法总近12年。


樊总上大学那会儿还是一个大学生很吃香的年代。她高考那年全国大学平均录取率为6%,毕业时工作可以由国家包分配。上海外国语大学本科毕业后她放弃去国家分配的大央企工作,而是执意到刚刚复校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英语。授课的对象却恰好是法学院本科的学生,那时的外语学院还和一些其他的院校坐落在同一校区,樊老师一边教英语一边可以听到窗外戏曲学院的学生唱着京剧。


原本就打算着想要在自己英语专业基础上添砖加瓦的樊总,心中暗自窃喜。那是改革开放初期,她意识到中国法治发展和人才需求的不匹配, 中国需要大量既懂法律又精通英文的复合性人才,自己拥有非常有利的条件去成为这样的人。在中国政法大学教了一年英语后,正逢法大本科生校区要从北三环的蓟门桥旁迁至北京北郊的昌平县,当时交通不便,去那里的校区的路程要花费4个小时,这也加速了樊老师想要学法律考研的念头。


根据当时的法大政策,执教两年才允许教师报考研究生,而且只能报考一次。樊老师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一边教书一边上法学院的课程。这一年现在回想起来也是格外地辛苦,教书一周有16节的课时,还要批改作业,旁听课程。就这样经过一年兼当老师又当学生的艰苦努力,半路出道的樊老师要和学习了四年法律的本科生竞争法学院研究生的名额了。约90名报考国际法专业的学生中,只收5名正式学生(委培生除外),其中一位就成为了今天史丹利百得的亚洲区法总。



樊总在史丹利百得已经掌舵第12个年头了,这也是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三个十年。


第一个十年,在中国路桥建设集团公司,是一家隶属于交通部的大型国企。加入不久后,樊总便主动请缨到公司在肯尼亚办事处工作,心怀一颗冒险和闯荡世界的心情,去体验一下非洲人的生活。在那里她从事的工作比较繁杂,从工作人员出入证件的办理,保险索赔和诉讼,外部律师管理,合同谈判,招投标,工程催款,政府公关,到一年后后勤内务总管的工作也落到她的肩上,对每一项工作她都认真对待,出色完成。樊总至今还记得当时为公司在工程索赔方面取得的突破性成就。当时公司在当地的道路和桥梁建设中经常发生员工和当地居民伤亡事故和交通及财产损失事故,虽然都有保险,但出事后一般的做法是瞒报并私了赔钱,没有人懂得可以去向保险公司进行索赔,这对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樊总发现这个情况后,便自行干起了办事处的保险理赔的活儿,一有事故发生,樊总便扛着相机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拍照取证,收集资料,然后及时向保险公司索赔并得到保险公司的赔偿。不仅如此,樊总还收集了一些她去内罗毕之前发生的好几个事故的材料,严格说来这些事故已过保险公司规定的索赔期,资料大多也不完整,但是经过她与保险公司的主管进行了艰苦的几轮谈判,把前些年的发生的事故也基本上得到了保险公司的赔偿。



樊总忙于工作的同时,也不忘利用节假日游览非洲大陆的独特自然景观和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她时常出入各大国家公园和全球最大的自然保护区,观看数以百计的野生动物随雨季和旱季交替在位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和位于肯尼亚的马赛马拉保护区间迁徙的壮观景象,攀登过肯尼亚山和乞力马扎罗山,游历过东非大裂谷和历史古城拉姆岛,也曾学习当地的斯瓦西里语以及和乐观开朗的非洲人载歌载舞。虽然时不时地会遭遇抢劫和易患疟疾的风险,但一有空闲时间,还是集结同事们一起前往肯尼亚的周边国家和肯尼亚原始部落探险。


有非洲小巴黎之称的肯尼亚,开启了樊总法律职业生涯最初的序幕,这段独特的经历至今在樊总的生活里仍然可以找到印记。她酷爱自然、花草,动物,这些在非洲最具特色和丰富。有好多花她是第一次在肯尼亚认识的,天堂鸟、三角梅、和槡花和海棠花等她把这些花也种在了她家的小花园里,周末和假日她喜欢为这些花花草草浇水施肥,清理枯叶,有时只是静静陪伴她们一会儿,欣赏花仙子们那随风起舞的美姿, 感受到生命的美妙。花草也成为她业余爱好画画和摄影的主角。她说,在大自然和花草的世界中,她可以暂时逃离一下上班时充满理性和严谨的工作氛围,感受、触摸和享受到更活泼、灵动的生命和对美的内心的追求,使自己更加充满能量,丰富自己的人生。



从肯尼亚归来后,一次帮同事填表格的机缘,樊总发现公司每年都有同事报名参加英国文化处的一个留学交流项目,但好几年下来没有人能通过雅思的考试,樊总便和公司提议,自己也想报名这个考试,权当是帮公司争光,如果自己考上了公司再考虑派谁去出国交流,因而帮自己争取到了机会。


停薪留职一年,樊总在英国留学,进修商事法学。期间学到许多英美法律思想以及公司和商事法律。


樊总留学回来正值,两伊战争结束后不久,联合国成立了专门的索赔工作组织,方便在战争中受损的企业向伊拉克进行索赔。为帮助我国在两伊战争中受损企业的索赔工作,樊总作为法律专家的身份,便派到当时外经贸部(现在的商务部)帮助中国企业受损通过联合国的渠道向伊拉克进行索赔。为此,樊总那段时间天天去商务部上班,做了大量的资料搜集、谈判策略、索赔要求、合格文件撰写的指导和协调等准备工作,为最终的中国公司的索赔成功起到重要作用。就在樊总准备去日内瓦工作一年的前夕,她职业生涯第二个十年的东家找到了她,一个半小时面试结束时,她听到了这句话:“You are the person we are looking for (你正是我们在寻觅的人)”。罗门哈斯的大中华区总裁非常有诚意地邀请樊总加入。当时正面临收并购业务兴起的罗门哈斯在中国总部找寻一位法律顾问,招聘了近两个月,终于物色到合适的人选。樊总回想到当时这一机会来临时,觉得是一个从已经工作了八年国营单位的法律部“下海”到外资企业法律部的合适时间点,能体验不同文化背景的企业对于法务部的价值、功能的定位并能有可能更好发挥自身优势的机会。现在看来这也算是一次华丽的转身,但在当时这个转身需要放弃国营单位已分到的住房(无任何补偿的“净身出户”)、铁饭碗的工作和非常不错的福利待遇是需要勇气的。但是,樊总对自己说:不走出舒适区,不挑战一下自己,怎么能知道外面还有更精彩的世界呢?那怕试错了失败了,也是值得的,因为在年老时可以对自己说,我已努力,已无遗憾。


1997年8月,樊总作为独任法律顾问正式加入罗门哈斯在北京的总部。那是一个外企在国内蓬勃发展的阶段,大量的外企在国内兴建合资或独资企业。刚入职樊总马上就坐到了罗门哈斯和上海华谊集团下当时最大的上海树脂厂的合资项目的谈判桌上,连同商务、财务、技术团队夜以继日地与合资方的谈判团队磋商,通常进行到晚上九、十点的谈判结束后,樊总还独自挑灯夜战,继续把谈判成果汇总反映到双方的合资协议中,第二天一早的会议室里,人还没到,一份份更新后的合资合同一定先准备好,摆在每个座位的前面。那时樊总住在的公寓楼,十点电梯就停运了,她处理完一天的工作,还要摸着黑爬上十九楼的家。也许心里装满了工作,已容不下害怕。


1999年罗门哈斯中国的业务重心移向上海,开拓新的业务版图,原本就是上海人的樊总,被公司安排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从加入时在中国只有一家公司,通过合资、并购、投资新厂不断扩大发展规模,到十年后樊总离开的时候,罗门哈斯在中国共设立了20几家公司。樊总参与和见证了罗门哈斯中国从起步、成长壮大到腾飞的难忘历程,她也同样从罗门哈斯中国区的第一个法律顾问的角色开始慢慢组建、扩充法律部的团队至十来个人,进而成为罗门哈斯中国区、大中华区最后到亚太区法务总监。很少有这样的个人命运和公司命运紧密交织,彼此成就的职业经历,回首这段过往的十年,樊总不禁感慨道:“公司内部和业务的跌宕起伏,上升时期和调整期、甚至是业务衰退期,企业对于法律顾问的不同需求,你最好都经历过。”,从设立新的企业,买地,收购,整合,新业务模式面临的法律挑战,调整期和下降通道的时候,业务重组、合并、关厂、清算,在一家公司时间够久,你有可能会经历到所有的这些起起伏伏,从而可以磨砺出一个全能维度的法律顾问。技能的全面开花伴随着的是你从一个法律顾问到领导团队到成为某个业务部门的专门法律顾问再到本国的法务总监直至区域性的法务总监甚至总公司的总法。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法务需要关注自身实力的不断提升,从硬技能到软技能,都要学习。找新的工作,你要问自己“这个公司除了钱,还能够给到你什么?是否能给你提供不断提高符合你职业发展总体方向所需的空间、技能和平台?”。


携手十年之时,公司内部管理层的更迭,加上公司发战略的调整,樊总果断、慎重地结束了与罗门哈斯牵手十年的雇主情谊。樊总的每一次离开,总能把自己推向一个足够辽阔的平台,也许这就是十年磨一剑的能量所在。真正需要离开的时候,才离开。


2007年8月,樊总牵手史丹利百得—一个拥有176年历史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全球五金工具及安防系统的领军企业,美国五百强跨国公司。十二年来,樊总同样亲历了史丹利百得在亚洲的不断发展壮大的轨迹,付出的过程,也是收获的体验。作为史丹利百得公司亚洲区法务总监,她负责公司亚洲区的所有法律事务,率领一支高效的法务团队,为其所辖的八十来家公司和各大业务和职能部门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包括:公司兼并、直接投资、重组整合、风险控制与合规、知识产权保护、外部律师管理以及处理政府关系。樊总领导的法务团队在过去十多年里和业务部门并肩作战,为史丹利百得公司在本地区的业务发展保驾护航,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虚心好学,边干边学, 来形容樊总再贴切不过,她从一名教授法学院学生的英语老师,成为美国500强外企的法总, 从工作中“悟”出的心得, 老板和同行都是很好的学习对象,有时候需要花钱请外部律师给出的意见,也可能从万能的微信群得到更符合实际操作的解决方案,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们的硬核是法律基础知识,经验,帮助我们从一堆乱象中分析事物本质的能力,以及判断和解决事情能力,另一方面,你的沟通、协调、共情的能力也是在作为管理角色时,帮助你更好地调动发挥团队成员的积极性,为业务部门提供更有效的支持。沟通方式往往比沟通的内容更重要,无论和你对话是谁,学会倾听、尊重、换位思考。让业务部门接受的法律意见,基础是业务部门觉得法务部是设身处地在为业务着想而建立的信任,否则如果法律部被认为不了解公司所在行业,产品所处的价值链,上下游客户不了解,给出的意见就会无法落地。对于谈判地位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公司法律顾问需要了解如何去区分不同处境,业务获得的难度,从而修改谈判方案,并且根据业务背景去灵活地作出判断,从而提供切合实际的解决方案。作为公司内部法律顾问的我们,扮演的是双重角色,一个角色是把控风险的守门员, 另一个角色是业务部门的好参谋和好搭档,我们应当为业务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我们提供法律意见时,不能停留说“不”, 我们的责任和价值是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这两个角色之间需要兼顾,而不是简单的妥协,在于尺度的拿捏。


在我和樊总的访谈里,她还提到在本世纪初,她曾担任过上海公司法律顾问论坛(一个非正时式的法务团体)的领导者,这个论坛每一般两个月会定期开会,邀请外部律师,政府关于对特定主体的分享,也一起探讨公司法务所面临的共同处境和问题,与香港、新加坡、澳大利亚、美国的公司法律顾问协会进行跨国际的交流,进而期望可以借鉴不同司法区域的操作经验,促进内外部律师间的理解、信任、合作和支持。加快实现中国企业法律顾问拥有与外部律师平等的权利。她也始终关注法律共同体的状况和发展,法律人有着共同的使命和目标。


似乎在访谈里我们没有涉及很多实务操作的经历,一开始我觉得缺少了什么,但当我回头写下这篇采访专稿的时候,发现不着眼于事情本身,才会看到被事情本身所遮蔽的前方,它可以是一段无关专业领域的工作、生活体验,可以是出于好奇而产生的尝试、可以是培养一个细致入微的兴趣爱好,但事后会看到,因为不失去对身边人的热心、保持对生活的好奇,对自己和未知的探索,对所处行业、身份的思考,才一步步成就了后来的我们。我们所期盼的成功,是十年一剑的品质,也是水到渠成的收获。



Q:

企业法务如何在并购和重组项目中发挥作用?

A:

企业法务在并购和重组项目中可能因法务自身的能力、相关经验和时间而扮演不同的角色和发挥作用。我自己在这类项目中最经常扮演的角色是总导演或总协调人。重要的并购或重组项目一般会需要有对并购/重组业务有经验的外部律师来协助,他们会在交易结构的设计、交易文件的起草、谈判、尽职调查和最终交割中发挥主导作用。企业法务在组织和协调项目的成员、各团队的分工合作、内联外接、进度管控、总体把控、行业法规、管理外部律师、整合等方面发挥作用。在有些本地项目或复杂程度不高的项目上,企业法务可以自己主导尽职调查、谈判、起草交易文件、送审、交割和整合。


Q:

如何将合规制度在企业内部实现行之有效?

A:

1. 要有高层领导的背书并以身作则、身体力行

2. 要不断的进行有效的合规培训,让所有员工了解合规的要求

3. 培养企业的合规文化,让合规深入人心并成为全公司的共识

4. 对违规者必须严肃处理,承受违规的后果

5. 合规制度设计严谨、可行

6. 对合规制度进行不时的检查和评估并不断改进和完善


Q:

写给工作三十年的自己?

A:

感恩时代给了我实现职业理想的机会,欣慰自己没有让机会擦肩而过;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亲身体会,曾经的汗水终究渐渐变成了香水;在变化是唯一不变的时代,终身学习是唯一的工作签证。生活是一本书,内容厚度全由自己去写。生命不只是工作,继续寻找让生命更丰盛和完美的密钥。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