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法盟的公众号上发了很多文章,有专业类的,有管理类的,倒是很少有职场感悟类的。那是因为,我写文章的初心很简单,之前几年专注于做具体的事,没有系统地总结过自己手里的工作,在地产公司干法务的我在2022年初正好同时遇到了行业低谷和上海封城,于是开始静下心来,复盘自己的一些专业工作和管理心得。结果,从3月到8月,陆续将自己能写的都写完了,也恰好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迎来了一次工作变动。我坐在疾驰的高铁上,思绪万千,写下这篇职场感悟,算是对这段魔幻现实主义般的工作经历画上一个句号。



一、 2个令人诧异的跳槽选择

……


时间回到2021年6月,半年前我刚完成一次升职加薪,我负责整个法务条线的法务回款工作,半年度的指标又一次超额完成,作为集团法务对接人又机缘巧合地完成了一次区域重大项目的收并购工作,半年前参加公司“员工购”买的房子已经升值了不少,于是打算再入手几套,参加新一批次的“员工购”活动。其他同事的处境也差不多,除了正常的工资年金,还有公司理财的巨额利息,“员工购”活动的巨额增资,和年底丰厚的年终奖奖金。


然而就在这时,2位同事的先后离职却让我们有些看不懂。一位是我们集团法务部的同事XY,她以公司事务太多,没法照顾刚上小学的孩子为由提出离职,并且降薪去了一家附近的国企。作为同事,大家都纷纷劝她好好想想,就算要跳槽,现在的行情,加薪20%-50%的工作一大把,何苦降薪去国企,但最终XY还是坚持去国企工作了。另一位Q总,是我们西南地区某区域法务总,因为不满区域公司半强制的“员工购”政策,而跳去了一家国企建筑公司做法务总。在那个公司“员工购”政策承诺员工购房可退可更名可贴息的环境下,大家实在不能理解一个员工因为拒绝参加员工购活动而离职。



二、 原以为是吹捧的话,结果越说越真诚

……


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就开始超出大家的预计了。11月的时候,公司开始无法兑付员工理财,但还有不少位置不错,而且可变现的房子可供员工选择抵房,一时间,大家心思都不在本职工作上了,不是今天打听有哪些合适的房源,就是明天打听理财的最新兑付政策。大家本以为兑付困难只是暂时的,很多人还不想抵房,指望着过段时间公司能兑付现金,哪知约到后面可抵的房子越少、越贵、越偏、越难变现。而之前参与“员工购”活动的我境遇更惨,员工理财的本金和利息好歹可以抵房,但卖不掉的“员工购”房屋则不能退也不能换,贴息也不再以任何形式兑付,要么就接受降价损失更名,要么就自己买下来并且承担可能烂尾的风险。


在惶惶不安之中,来到了年终,结果业绩完成得再好,也没有任何奖金兑付。这时候再回头看上文那2个令人诧异的跳槽决定,实在让人羡慕不宜,XY虽然去国企后年薪就公司暴雷之前的年薪有所降低,但考虑到公司暴雷后年终奖全无和国企仍然稳定的年终奖后,XY的这次跳槽无疑是成功的。Q总的境遇就更戏剧化了,Q总跳槽去的国企建筑公司正好和我们公司有个诉讼,这家建筑公司还把我们已经在交易中的一宗大标的商铺给查封了,于是公司决定让我请Q总吃个饭,沟通下房源换封事宜,领导还嘱咐我,让我投其所好,吹捧下Q总。觥筹交错之间,我带着任务开始吹捧,说您看,您当初的选择多么正确,因为拒绝参与员工购而离职,避免了员工购的坑,不像咱们或损失本金于员工理财,或被套牢于员工购,年终奖亦没有着落……说是要吹捧对方,结果所谓吹捧,句句属实,原以为是吹捧的话越说越真诚,而且都是自己做的背景板……



三、转眼天各一方

……


本来关于公司暴雷,大家都以为只是自己运气不好,只是自己公司暴雷了,但没过几个月,曾经在地产排名前50的企业,就像放鞭炮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爆。刚开始同行业的法务之间还会互相吐槽打趣,但忽然,大家发现,如果对没有年终奖、收入打折不满,想跳槽,一时间却没有好的去处,要么选择降薪去国企,要么选择去同样暴雷。尤其是笔者所在的城市上海,行业的低谷,加上疫情封城,各大房企又开始集体搬总部了,不同的是,之前几年都是把总部搬到上海虹桥商务区,现在都是在往回搬,集体逃离虹桥商务区。


现阶段,房企的法务再希望跳槽后涨薪,要么就换行业换赛道,要么就选择离开上海寻找机会,结果笔者原来的法务团队中的四个男生,竟然一下子都去了不同的城市,天各一方。回想起2年前,集团法总曾经因为集团冻边无法升职和我们约谈过,建议我们可以去一下外地区域,这样就可以走通升职道路,但我们都以家庭在上海为由,不想去外地。结果看到如今的我们一个个争相去外地,集团法总也感慨,本来以为你们都没有地域流动性,没想到其实也是可以的。可现实就是如此,2年前大家都不愿意异地,是因为对公司发展有信心,如今都愿意异地,则是失去了信心,无奈接受现实。



四、我们是伞兵,本来就该被包围

……


离开公司的时候,看了下自己已经工作了1600天,笔者所在的法务团队,曾经是一只非常专业、团结的法务团队,在集团法务总的带领下,一起做过很多资产包收购项目,打赢过好多几乎不可能胜诉的官司,也曾经一年就催回37亿元的回款。但转眼,呼啦啦似大厦倾,大家各奔东西。虽然大家都离开了原来的公司,但大多数人都还是选择留在地产行业中。因为虽然目前地产是低谷,但我们都判断,地产还是有周期的,目前国家调控政策已经转向,而且即使去除投资属性,房产购买/置换仍然是普通人最大标的的一笔消费,为了地产行业仍然需要法务来处理收并购、融资、诉讼,即使暴雷企业也需要法务来做债务重组、被诉应诉等事宜。当然,未来会有更多的疑难问题需要各位法务同仁来解决,但我们是法务,天生就是要来解决问题的。就像《兄弟连》中,当温特森上尉被提醒到会被敌军包围时回答的那样,“我们是伞兵,本来就该被包围”。所以,坦然面对现实,积极面对挑战,不让自己躺平,或许是还选择留在房企的法务的唯一选择。


结束了这段魔幻现实主义般的工作旅程,我将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新的工作中,文章也不会再有之前那样的更新频率了,作为法律人,没有什么比用一篇文章来结束一段工作旅程更有仪式感了。多年以后,笔者也许还会回想起在高铁上码字写作那个遥远的下午。希望各位法务同仁,在看完笔者的故事和境况,也可以分享下自己的故事和感悟。



作者介绍



口袋法律人

房企法务,分享法律和法务工作方面的知识,让了解房地产法律知识像掏口袋一样轻松便捷。


点赞(0)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