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7日,国资委发布的《提高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质量工作方案》中提到“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探索建立健全ESG体系。中央企业集团公司要统筹推动上市公司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进一步完善环境、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ESG)工作机制,提升ESG绩效,在资本市场中发挥带头示范作用;立足国有企业实际,积极参与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ESG信息披露规则、ESG绩效评级和ESG投资指引,为中国ESG发展贡献力量。推动央企控股上市公司ESG专业治理能力、风险管理能力不断提高;推动更多央企控股上市公司披露ESG专项报告,力争到2023年相关专项报告披露“全覆盖”。”


2022年6月26日,T/CAQP 026-2022《企业ESG信息披露通则》和T/CAQP 027-2022《企业ESG评价通则》两份标准也开始实施。


根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的数据,截止2022年4月30日,在巨潮资讯网上披露2021年社会责任报告(包括CSR报告,ESG报告,可持续发展发展报告等形式)共有1366家,占全部上市公司的29.42%,其中沪市主板的发布率达到了43.48%。2022年5月15日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指引》中也明确要求上市公司在投资者沟通内容中增加环境、社会和治理(ESG)信息。


同时,和我们联系紧密的香港联交所2016年就开始强制要求发布ESG报告。英国、欧盟则开始发布法令要求大型企业披露包括可持续发展信息在内的非财务指标。在北美,虽然联邦层面的强制规则尚未制定,但是SEC已经开始计划针对基金的ESG信息披露,而针对环境和温室气体排放的强制披露也在2022年落地加州,未来则大有可能在SEC正式落地。


同样不可忽视的是关于ESG的资产管理规模,2020年已经达到35亿美元,有预计到2025年ESG的全球投资规模将达到50万亿美元。虽然现阶段ESG的资产管理规模以欧美为主,但是在国内“双碳”“绿色金融”“乡村振兴”等政策引导下,ESG资产规模增加也指日可待。


在ESG大潮汹涌而来的形势下,公司法务应该怎么做才能为公司实现价值?笔者认为,公司法务应该从政策落地、信息披露、尽职调查几个方面着手做好工作。当然,做好上述工作的前提是理性看待ESG,持续学习掌握技术,找准在ESG工作中的定位。



理性看待ESG


ESG是环境Enviromental、社会责任Social、公司治理Governance的缩写,其核心旨在通过将企业发展的目标扩展到维护与全部利益相关者(包括客户、股东、供应商乃至员工等等)有关的可持续发展指标以创造一种新的企业价值。这种新的企业价值和传统意义上,企业对股东负责,企业的社会价值在于实现利润最大化的看法是冲突的。近期发生的两个事件可以很好地说明西方社会对于ESG的争论,当然也能帮助我们理性地认识ESG。


2022年5月17日,马斯克在他的推特中写到“埃克森美孚被标普 500 评委全球环境、社会以及治理 (ESG)前十名,而特斯拉居然没上榜!ESG 是个骗局,它已经被骗人的社会正义战士武器化了。”


另一则长期以来引人注目的消息则是沃伦巴菲特在去年的伯克希尔年会中反对股东提出的重视ESG,进行更细致的ESG年度披露的提案。这与另一家大的投资公司,也是伯克希尔的股东之一黑石之间产生了不小的分歧。巴菲特的道理很简单,公司的社会责任就是对股东负责,追求利润, 过度重视ESG是不务正业。


马斯克提出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技术问题,特斯拉之所以没有被评为标普 500ESG上榜公司,是因为特斯拉虽然是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它的最终产品有利于环境问题解决,但是ESG考察并不只是考察E环境,还有S社会和G治理。即使只考察环境因素,对于环境因素的评价也并非只评价最终产品,而是要全面考察采购、设计、生产多个环节。当然,从马斯克团队的角度看,特斯拉的落选也反映出现阶段ESG评估体系的两大问题,一是标准不统一,二是过度重视避免负面指标,而不去重视追求正面指标,一家企业一旦出个丑闻,那ESG评分会降得很厉害。


而伯克希尔的态度,则是长期以来西方对于ESG的理论之争的映射,即企业应当对股东负责,还是应当对全体利益相关方负责?这一问题的答案从现在的一些实证研究中可以窥见答案。从长远角度看,ESG投入与企业的财务绩效是呈现正相关的。在ESG领域进行投入,从长远投资角度并不会损害股东利益。当然,尽管巴菲特并不支持企业无差别投入ESG,但是伯克希尔对于ESG和可持续发展的投资却从没有放松过,从美国的伯克希尔能源,到中国的比亚迪,都可以窥见其对于重视ESG企业的认可,而巴菲特自己早已把身家捐献,说巴菲特不重视ESG似乎对他不甚公平。


传统的理念下,反对ESG的理由主要是以下几个:(1)企业虽然社会责任是利润,但是应当在合规的范围内经营。从企业角度上说,EGS工作的成本不是全部企业都能承担的,从市场角度上说,如果ESG相关工作仅局限于大企业,是否会把ESG单纯变成了“大企业赛道”,而放弃了ESG实施真正的社会目的。(2)慈善虽然不是企业的目的,但是可以是企业家的目的。公司股东在企业获益后,可以自由回馈社会。其他的社会责任,则应当由政府承担。(3)ESG的标准,尤其是社会S的标准很难确定,往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之蜜糖,彼之砒霜。是建学校更能体现社会责任?还是修公路更能体现社会责任?还是什么都不做,埋头搞科研、实现技术创新更能体现社会责任?


在笔者看来,ESG对于企业来说至少有两方面价值,一方面是从公司内部来说,保护环境、完善治理结构、守法合规经营是企业稳健发展的必然;另一方面,从外部性上说,重视ESG并且进行披露能够为优秀企业带来竞争优势,吸引投资者。但是,同样需要注意的是,企业不能为了利益而去虚假“漂绿”,或者让中小微企业“赔钱赚吆喝”。



硬实力和软实力


持续学习和持续改进提高业务能力是公司法务成功迎接ESG挑战的前提。笔者认为,现阶段ESG对于公司法务来说主要有三方面的工作:政策落地、信息披露、尽职调查。做好这三项工作都需要公司法务了解ESG评价和披露的内容,且不说现阶段ESG评价的内容尚未统一,仅以新发布的T/CAQP 026-2022来说,就包括了3个1级指标,31个2级指标和216个三级指标。当然,法务人员还必须了解哪些是法律规定强制遵守的内容?哪些内容是强制披露内容?哪些内容是主动披露内容?


不论是做好EGS尽调工作、ESG披露工作还是ESG改进工作,仅仅了解披露指标肯定是不够的,ESG工作还要求我们还应当了解公司业务和数据。没有数据的支撑,ESG工作没有办法有效地评估、分析、实施、反馈和改进。


企业的ESG工作涉及到企业的方方面面,既需要财务、审计、金融、法务、生产、技术等等各部门协作,往往也需要审计机构、咨询机构等外援的支持。作为法务人员,除了掌握ESG相关知识的硬实力外,还需要培养自己的软实力,尤其是管理和协调能力,方能在跨部门协作中得心应手。



法务在ESG工作中的定位


显而易见,ESG工作极大地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法务”工作。企业法务在 ESG工作中很需要明确自身的工作定位。在笔者看来,企业法务应当按照技术专家,咨询顾问,和优秀领导三个阶段循序渐进,逐步提高在ESG工作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企业法务首先应该做好自己的传统工作,即所谓的“技术专家”。例如,在 ESG披露过程中,企业法务要确保披露信息的准确性;在ESG尽调过程中,企业法务要和团队协同做好ESG事项的尽调工作,保证尽调结果的真实性;在ESG政策落地过程中,则要针对法律、合规问题给出正确的意见,应当准确地告诉企业哪里是红线;当然,如果面临了ESG相关的危机处理工作,企业法务也应当在危机解决中给出正确的法律意见。


其次,在成为专家的前提下,企业法务可以尝试成为“顾问”。做到这一步,需要企业法务将眼光放得更远,不仅仅了解手头的案子,还应当了解企业战略,不仅仅要了解法律,还应当了解企业业务,不仅仅告诉老板什么是合法的,还应当告诉老板怎么做才是对的。例如,如果企业面临着环保压力,不得不关停小型煤电机组,企业法务这时不仅应当告诉企业关停是E环境因素强制要求的,还应当为企业考量未来如何更好地满足E环境和S社会的要求,是进行产能转移?还是进行机组更迭利用天然气机组?还是依托外部利用核能?做到这一步,不仅需要企业法务懂法律,还需要企业法律懂业务,理解公司战略。


最后,如果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公司法务应当尝试在ESG工作中成为领导者的角色,这对公司法务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领导者,公司法务要跨越“顾问”的角色,成为带领各方团队实现目标的角色。ESG工作作为某种意义上的新方向,这要求领导者不仅要管理团队,还要引领团队接受变革,挑战旧习。以G公司治理为例,不论是国有企业的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改革还是民营企业的二次创业,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和牺牲,往往也需要漫长过程。这在笔者看来,往往是公司法务的终极大考。


限于本文篇幅,本次仅从工作角度上谈了公司法务应当如何做好ESG工作,笔者将在后续文章中结合经典案例从技术角度上谈谈优秀公司法务如何在ESG工作中发力,为企业创造价值。



作者介绍



程广栋

程广栋,凯斯西储大学JD,LLM。纽约州、印第安纳州、伊利诺伊州执业律师,英国执业律师,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现任南山集团法务总监,负责南山集团的法务、合规工作。


点赞(1)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